笔趣阁 > 万相之王 >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金石盟,关壶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金石盟,关壶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最快更新万相之王 !

    金石水渊上空,突如其来的第三者插入,倒是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气氛,李金磐,赵礁皆是投目看去,只见得不远处的半空中,数道人影凌空而立。

    那领先一人,是一名黄袍老者,他身躯虽然瘦小,但身后却是背着一柄硕大而狰狞的巨弓,隐隐间有一股令人心悸的金戈之气释放出来,引得虚空震荡。

    在其头顶上空,七座封侯台悬浮,吞吐天地能量,释放强横威压。

    赫然也是一名底蕴深厚,实力不弱于李金磐,赵礁二人的七品封侯。

    “我道是谁,原来是金石盟的关壶盟主。”赵礁瞧得这名老者,双目微眯了一下,淡淡的道。

    这金石盟,便是这金石水渊中各方散修抱团形成的一个组织,虽然颇为的松散,主要也是为了维持散修们在此处的利益,但其内人数众多,也不乏实力强横的封侯强者。

    眼前这名为关壶的老人,实力达到了上七品封侯,在这界河域的散修中也算是一流之辈,颇有名望。

    赵天王一脉这些年试图染指金石水渊这座上品的猎场,也正是因为这金石盟的存在,导致进展颇为的缓慢,当然,这并非是说赵天王一脉对这关壶有什么忌惮,毕竟即便是一名上七品的封侯强者,面对着天王脉,也不过只是螳臂当车。

    只是这金石盟内,汇聚了不少桀骜的散修强者,赵天王一脉也怕吃相太难看,把这些散修强者逼到了对立面,到时候暗中给他们使绊子,也会给他们造成不小的麻烦。

    所以这些年赵天王一脉对这金石水渊也只是保持着步步蚕食,并没有逼得太过。

    背负巨弓的老者,冲着李金磐与赵礁皆是抱了抱拳,不卑不亢的道:“两位,金石水渊临近水潮来临,这段时间此处需尽量避免能量波动,免得惊扰了其中隐藏的“金石灵蚌”,我想大家都是为了“金石灵蚌珠”而来,将它们惊吓得不敢出现,继而影响了此次的收成,或许也不是你们想要看见的吧?”

    李金磐收敛了能量波动,道:“关壶盟主,这金石水渊,应该不是赵天王一脉一家的猎场吧?”

    关壶道:“金石水渊并不属于任何势力所有。”

    李金磐笑道:“这赵礁一副野狗护食的作态,我还以为这里是属于赵天王一脉所有呢。”

    赵礁眼神阴沉,他们赵天王一脉,当然早就将金石水渊当做是他们的猎场,只不过是为了徐徐图之,才未曾以激烈手段赶走金石盟这些散修组织,但这种事显然不能说出来,不然就会引得界河域诸多散修敌视。

    他们虽然是天王脉,但还是要在乎名声羽毛的。

    关壶无奈的道:“两位阁下,我们金石盟,也只是众多朋友为了讨食而汇聚在一起,两位背后是天王脉,金石水渊在你们眼中可有可无,可对于我们而言,却是不可或缺的修炼资粮,所以还请两位给我们这些散修一条路走。”

    “有什么事情,大家好好商量,没必要在这里动手,搞坏了这片猎场的收成。”

    李金磐点点头,道:“是这个理,此次我们过来,也只是想要分一杯羹而已。”

    关壶道:“金石水渊无主,任何人在这里都是各凭本事,贵脉想来,我们自然没有理由阻扰。”

    他目光微微闪烁,其实李天王一脉突然染指金石水渊,对于他们金石盟而言也不完全算是坏消息,毕竟这些年来,他们金石盟在赵天王一脉的压制下,已是有些举步维艰,对方蚕食之下,金石盟的一些强者也是心生惧意,导致人心涣散。

    如果不是金石水渊出产的“金石灵蚌珠”价值颇高,恐怕金石盟也早就在赵天王一脉的威压下,濒临解散了。

    如今李天王一脉插手,这两个庞然大物一旦争斗,他们金石盟的生存空间反而会松缓许多。

    赵礁厉声道:“李金磐,金石水渊毕竟离我赵天王一脉领地更近,就你们这些人马敢在这里撒野?你以为这里是天龙岭吗?!”

    “哦?你想要喊人?搞得我李天王一脉没人一样,你喊多少,我马上也喊过来!”

    “对了,我家老爷子也在天龙岭,要不要把伱们那位神虎王也一起喊出来啊?我家老爷子如今晋入虚三冠王,还正想与他叙叙旧呢!”李金磐撸起袖子,一副蛮横的姿态。

    赵礁顿时一滞,前些时候李惊蛰触及虚三冠王,一人打上深渊城,将秦九劫都打伤的事情早已传遍了各方势力,他们赵天王一脉对此更是清楚。

    此事在赵天王一脉内掀起的动荡,远比外界更为的庞大,据说就连他们那位神虎王赵宗,都是在这段时间减少了外出的次数。

    毕竟,神虎王还只是一冠王,如果是单独交锋的话,他恐怕将会被李惊蛰全面压制。

    赵礁脸色阴晴不定,他心中最是明白,如今的李天王一脉气势正盛,如果到时候真的把冲突搞大了,引来了李惊蛰,他们那位神虎王也将会陷入尴尬的境地。

    毕竟打又打不过,不打又弱了赵天王一脉的威风。

    到时候神虎王怒极下,说不定还会将他们怒骂一顿。

    打不过你把我摇来干什么?一点都不懂得体谅领导!滚犊子!

    而在赵礁憋屈愤怒的时候,那位关壶盟主则是劝解道:“赵兄,此时不宜在金石水渊动手,不然影响到了“金石灵蚌”出现,那这一年时间,我们都是白等了。”

    赵礁心头冷哼一声,这关壶也是個老狐狸,他明显是希望李天王一脉插手,然后来制衡他们赵天王一脉在金石水渊的谋划。

    不过如今李天王一脉强势,的确不是与他们冲突的时机。

    一切还是先以收割“金石灵蚌珠”为主。

    一念至此,其周身散发的磅礴相力也是渐渐的收敛,头顶七座巍峨的封侯台也是光芒散去,最终化为流光落入其天灵盖内。

    而后他直接落回赵天王一脉人马驻扎的山巅上。

    那位名为赵吉云的神虎使,则是多盯着姜青娥看了两眼后,方才笑眯眯的撤兵而回。

    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峙,终是在那关壶的插手下,化解了下去。

    关壶见到赵天王一脉偃旗息鼓,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李金磐遥遥拱手,道:“金磐院主,此次金石水渊的水潮,或许会在半个月内来临,你们初来金石水渊,回头我将一些有关“金石灵蚌”的情报送来,你们到时也能做一些准备。”

    对于关壶的善意,李金磐则是笑着客气应下,他虽然性格急躁,但也看得出来这老头想要两虎相争的心思,不过无所谓,只要能在这金石水渊插一脚,说不定以后还能为他们李天王一脉多分得一片猎场。

    关壶见状,便是带着人转身离去。

    而李金磐这才满意的回身,与牛彪彪,李柔韵他们会合在一起,笑道:“这赵天王一脉的人就是欠揍,跟他们好声好气的说话,只会换来得寸进尺,唯有展现强硬,才能逼退他们。”

    “不错,可惜就是没打起来。”牛彪彪表示赞同,同时摸了摸腰间散发着凶光的杀猪刀,那满脸横肉的脸庞显得极为的凶恶。

    一旁的李柔韵有些无奈,这两人根本就不是谈判的料,他们只会不服就打,打不赢就搏命。

    不过也不得不说,好像这样的性格在这里更有用一些,此时她方才有些明白,为何脉首会派暴躁蛮横的李金磐过来,而不是性格温和的李青鹏了。

    但不管如何,如今他们算是顺利的在这金石水渊处定了下来。

    接下来,便是等待那水潮爆发,收割金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