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相之王 > 第一千两百七十章 金龙山的信息

第一千两百七十章 金龙山的信息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最快更新万相之王 !

    第一千两百七十章 金龙山的信息

    “是的,二小姐,他就是李洛。”

    牧曜目光远远的盯着李洛的身影,眼神有些晦暗与敌意,此前在灵相洞天中他被李洛所挫,未能完成任务,算是平白的得罪了吕清儿,此后事情在金龙宝行天元神州总部之内还引起了一番动荡,就连他的爷爷也是受到了波及。

    所幸他们投靠了金龙山内的另外派系,那边力保下,才使得他爷爷没有被调离,但这番影响下来,对于他们这一脉还是有着不小的影响。

    “这模样倒是不错,难怪能让我那妹妹念念不忘。”肌肤如白霜般的女子淡笑一声,道。

    “从最新的情报来看,李洛现在已经是大天相境,其天相图已达八千多丈,而且他身怀三宫六相,水光相,木土相,龙雷相,其中水光相可能已至九品,木土相八品,龙雷相最次,只是七品,但他有某种手段可使龙雷相短暂的提升到九品,我猜测这应该是李天王一脉的“龙种真丹”。”牧曜熟练的将李洛的情报尽数的道出。

    “看样子你对他很上心。”女子戏谑的笑道。

    牧曜沉默了一下,灵相洞天他在李洛手中吃了不小的亏,自然对其有些记恨,可对方的修炼速度相当惊人,当初初见时,他明明实力领先对方,对方能够让他吃亏,也是借助了外力的缘故,可如今,他虽然也已晋入大天相境,可天相图的底蕴,却是被李洛所超过。

    甚至,从最新情报来看,李洛竟然凭借着大天相境的实力,与龙血卫的一位实力达到上一品封侯的统领正面抗衡。

    如此战绩,绝对算是傲视同辈。

    “此前我那妹妹前来,是大姐那边传讯,让你们阻扰她的吧。”女子突然问道。

    牧曜尴尬的笑了笑,不敢在这位面前多说,金龙山内,有三姓七峰,这是金龙宝行最核心的权力圈。

    三姓为吕,张,钱。

    略显俗套的姓氏,却是金龙宝行能够在十大神州畅通无阻的凭仗。

    而吕清儿以及眼前的女子,吕霜露,便是来自三姓之一的吕姓。

    如今金龙山内,又是吕姓掌权,所以正是权势力量最为强盛的时刻。

    牧曜那位爷爷,背后便是这位白霜露小姐嘴中的大姐一系。

    瞧得牧曜的尴尬笑容,吕霜露也并没有多问,只是笑吟吟的道:“我的那位清儿妹妹,如今可是有些了不得,她当初刚回来时,所有人都以为她只是一个在外神州被养废了的娇小姐,可谁都低估了她,她不到一年时间,就已经与“寒冰圣种”建立了联系,那种契合度,远超此前的任何人。”

    “甚至族内有传言,或许我们吕家的“寒冰圣种”,将会在她的手中进化为原始种。”

    牧曜眼中有着震动之色浮现,这种机密,不是他这种远离金龙山的人能够知晓的。

    那吕清儿,竟然已经到这一步了吗?

    可她明明是从外神州而归,怎么会比金龙山那些吃了无数顶尖资源的天骄可比?

    吕霜露微笑道:“听说这是我那位五叔的手段,他在吕清儿出生时,便以秘法压住了她的天资,只待有朝一日,这颗种子能够开花结果,所以这些年来,他几乎不曾将吕清儿带回金龙山,而是任由她的母亲带着她,在那偏僻的外神州成长。”

    “这种手段,未免过于匪夷所思了一些!”牧曜骇然道。

    如果说吕清儿如今与寒冰圣种的契合是因为这种秘法导致,那似乎太恐怖了一点。

    吕霜露也是顿了顿,平静的道:“说不定,这里面还有老祖的出力。”

    牧曜满眼的惊骇欲绝,他当然知道吕霜露嘴中的那位老祖,整个金龙山中,除了那位吕天王外,还能有谁?

    “二小姐何必与我说这些?”牧曜干涩的道。

    吕霜露笑道:“只是想让你把这些信息透露给你那位爷爷而已,有些事情,不要轻易去沾染,免得到时万劫不复。”

    牧曜沉默数息,道:“多谢二小姐,我明白了。”

    吕霜露不置可否,目光投向远处李洛的身影,饶有兴致的道:“我那清儿妹妹,似乎心仪这个李洛。”

    “李洛可能已经有了未婚妻,就是那位十柱金台的女孩。”牧曜说道。

    吕霜露这才有些惊讶,旋即笑道:“那还真是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呢,清儿妹妹看样子有点全面落后,怪不得平日的时候有些郁郁寡欢。”

    而后她声音一顿,淡淡的道:“不过我也不看好他们。”

    “张摧城比他更适合清儿妹妹。”

    牧曜知道她所说的张摧城,正是金龙山中张姓一脉的那位顶尖天骄,年纪轻轻已是踏入二品封侯,同时,修出两座九柱金台,战力超凡,此前甚至以二品的实力,正面击败了一位老牌的三品封侯,听闻张姓一脉对他极为重视,试图让他冲击三品封侯时,铸就十柱金台!

    而且,那位张摧城此次也来了界河域,只不过他此次并未来到金石水渊。

    “如果张摧城知道李洛也在这里,恐怕会后悔没过来。”吕霜露轻笑道。

    牧曜心头一动,忍不住的道:“张摧城少爷,喜欢清儿小姐?”

    吕霜露笑眯眯的道:“是呀,见了人家几面就心动了,他还想让其长辈来咱们峰上求亲呢,不过好像被清儿妹妹婉拒了,然后他不甘心的去调查了一番,就知晓了李洛。”

    牧曜似是明白了什么,道:“所以二小姐和张摧城少爷此次来界河域...”

    吕霜露微微颔首,饶有兴致的道:“他就是想要来看看那个李洛,究竟有什么本事吧,啧,男人间的竞争,有时候还真是有点莫名其妙呢。”

    牧曜说道:“李洛只是大天相境,与张摧城少爷差距甚远,毕竟他们之间还差了一些修炼年头。”

    “谁管他们呢。”

    吕霜露无所谓的耸耸肩。

    而当他们这边在闲谈间说着诸多有关金龙山的隐秘时,在那金石水渊上空,赵天王一脉与李天王一脉的对峙则是显得愈发的紧绷。

    磅礴浩瀚的能量呼啸,冲击天地。

    不过,就当那气氛紧绷到极致的时候,突有数道身影破空而来,一座座封侯台显露而出,同时有无奈的苍老声音响起。

    “诸位,金石水渊有金石水渊的规矩,既然来了这里,就还请遵守一下,我等散修虽然不敢与天王脉争锋,但泥人也有脾气,如果有谁要砸锅不让我们吃饭,那我等也只能搏上一搏了。”

    随着这道声音传荡开来,一股不弱于李金磐与赵礁的强横相力席卷而开,直接是将那剑拔弩张的气氛,生生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