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相之王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魇术斩台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魇术斩台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最快更新万相之王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魇术斩台

    来自李渊山的一滴鲜血,在李洛的掌心悬浮,他也并没有任何的迟疑,当即发动了那一道“龙血魇术”。

    这段时间,他已是将此术初步的修成。

    李洛咬破指尖,鲜血流淌而出,在面前迅速的汇聚,渐渐的化为了一个猩红色的人偶。

    只不过此时这个人偶并没有面目,面目位置一片空白。

    李洛见状,便是将那李渊山的鲜血,滴落在了鲜血人偶的面部,顿时血液浸透下去,人偶的脸庞开始扭曲,变幻。

    渐渐的,便是有了五官。

    那面目,赫然与李渊山一模一样。

    李洛这边的动作,也是落入全场众多视线中,那些外人对此不甚了解,但五卫的人,却都明白他想要做什么,毕竟龙血魇术五卫中也有人修炼过,所以对此自然不陌生。

    只是,让得他们感到有些匪夷所思的是,难道李洛想要以这龙血魇术,来斩李渊山的境界?!

    难道他不知道,越是实力强大的目标,越是容易引来反噬吗?

    此时的李渊山,因为融血秘法,本身状态就处于前所未有的巅峰,而李洛还想要以区区大天相境的实力去对他施展魇术,这不是在自找反噬吗?

    他们还从未见过敢把龙血魇术这么用的猛人。

    “真是不知好歹!”李红雀冷笑出声,李洛从天龙宝库取走龙血魇术的事情不算秘密,所以他们也考虑过李洛可能会借助此术来对付李青柏,但是,他们从没想过,李洛的目标,会是李渊山。

    李知火也是眉头微皱,李洛这般作为,属实是有些不太理智,可是以李洛的性格,应该又不是鲁莽的人,可他偏偏选择这么做了,难道是自有倚仗?

    “我曾听李清风说过,他在龙首之争上,以“龙血天平术”称量了李洛的天龙血脉,而结果是李清风大败,或许这就是李洛的倚仗。”一旁,左龙血使袁天照开口说道。

    李知火微微摇头,道:“即便他的天龙血脉浓厚,但恐怕也不足以成为他对一名状态达到巅峰的上三品封侯强者施展魇术的底气。”

    袁天照耸耸肩,道:“那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死马当活马医吧,毕竟此时的李渊山,已经占据了优势。”李红雀说道。

    在他们交谈的时候,目光却是盯着场中没有任何的转动,随着李洛手中鲜血人偶的凝聚,李洛嘴唇翕动着,似乎是有莫名的音节传出,引动天地能量。

    李洛的指尖,一滴滴鲜血开始不断的升起,继而变幻成一枚枚蠕动的血符,仿佛是诡异的虫子一般。

    李洛伸出手,那些血符对着他掌心汇聚而来,竟是化为了一枚薄如蝉翼的血红刀片。

    刀片之上,铭刻着血红诡异的符文。

    李洛手指夹着血红刀片,再瞧瞧眼前的鲜血人偶,总感觉自己这些招数很像是反派。

    不过他并不在意卖相,只要好用就行。

    他盯着眼前的鲜血人偶,刀片缓缓抬起,锁定鲜血人偶,而当锁定的这一瞬间,李洛突然感觉到手中刀片变得极其的沉重起来。

    轰!

    与此同时,那李渊山的气势以及能量波动也是在此时攀至顶峰,他目光如电般的盯着远处李洛,声如惊雷:“李洛,不要白费力气了,引来反噬你必定重伤,何不留着力气与姜青娥联手,进行最后一搏!”

    伴随着李渊山的雷鸣喝声响起,其头顶三座巍峨封侯台不断爆发出极为耀眼的光泽,宛如三轮大日,高悬天际。

    强大惊人的压迫感,自其中散发出来。

    此时的李渊山,已经无限的逼近四品封侯。

    然而,面对着李渊山的暴喝,李洛却是无动于衷,他夹着血红刀片的手指在微微的震颤,看似简单的挥刀动作,此时却是极为的艰难。

    轰!

    李洛头顶,九千五百丈的天相图剧烈的翻滚,他的眼中,唯有指间的血红刀片,与此同时,他体内的血液如大河一般奔涌流淌,血液深处,似乎是传出了古老而威严的龙吟之声。

    这一瞬,李洛那半龙人形态,也是变得愈发的魁梧,皮肤表面的龙鳞,隐隐有金光折射。

    甚至,金光交织间,仿佛是在其身后,形成了一道若隐若现的神秘巨龙虚影。

    而当那道神秘龙影出现的瞬间,在场许多李天王一脉的成员,都是陡然间感觉到了一股压迫感。

    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但那位于高处的李极罗,李青鹏等人,却是眼神微微一变,惊讶出声:“这是...天龙之影!”

    李极罗神色凝重了一些,竟然能够映照出天龙之影,这说明李洛自身的天龙血脉比想象的还要更为精纯与浓郁。

    而此时,李洛也仿佛是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涌来,这令得他眼神陡然坚定下来,手中颤抖的血红刀片,径直对着面前的鲜血人偶狠狠的斩下。

    “龙血魇术,斩!”

    刀光对着鲜血人偶划过。

    “吼!”

    李渊山也是在此时猛然间汗毛倒竖,似乎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降临,这令得他面庞陡然间凶狠下来,厉喝如惊雷,响彻全场。

    “区区大天相境,安敢斩我?!”

    “你自找反噬,那就成全你!”

    李渊山仰天长啸,三座封侯台爆发出滚滚能量,如同洪流般对着四方倾泻,同时在其身后,灰黄色的龙影盘踞,同时渐渐的覆盖灰白岩光。

    此时此刻,李渊山也是将自身实力催动到极致,试图让得李洛的魇术遭遇反噬。

    他就真不信了,以他如今的状态,竟然会扛不住一个区区大天相境的李洛!

    全场无数目光都是屏息般的投来,这种另类对碰,的确是令人惊叹。

    嗤!

    血红刀片划过虚空,然后轻飘飘的从鲜血人偶身上,斩了过去。

    刀片划过人偶,突然开始冒出了烟雾,刀片迅速的消融。

    一股无法言语的震荡,陡然自李洛体内涌现,然后对着四肢百骸席卷而去。

    那是...反噬!

    李洛体内的血液则是在此时剧烈的呼啸而动,一道道古老龙吟声在体内不断的回荡,而在这龙吟声的抵御下,那股反噬之力顿时开始出现削减。

    不过,反噬之力,超乎想象的强悍。

    龙吟回荡,那股反噬之力却是在迅速的扩散,试图破坏李洛体内。

    李洛见状,丝毫不慌,反而是将那些龙吟声形成的防御撤开,主动引得这些反噬之力,对着身体某处冲击而去。

    在那里,一座神秘金轮,犹如世间最为神秘之物一般,静静的盘踞,匍匐。

    那些反噬之力,被李洛尽数的引入其中。

    这股外来的力量突然侵入,也是引得慵懒的金轮有了动静,它似乎是有些不悦,微微的转动了一下。

    顿时有古老的轰鸣声响起。

    而那些反噬之力,就在金轮的转动下,顷刻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呼。

    一口浊气自李洛的嘴中缓缓的吐出,他微垂的眼目也是在此时抬起,对着一旁担忧看来的姜青娥露出一抹笑容。

    “一切尽在掌控。”他的笑容自信中带着一分得意。

    而李洛这边的无碍,顿时引得在场许多人惊骇失声,李知火,李红雀皆是感到难以置信。

    “他竟然没被反噬?!”

    下一瞬,他们的目光急忙投向李渊山的位置,李洛没被反噬,那就说明,龙血魇术起效了?!

    而在众多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李渊山也是面色难看,他缓缓的抬起头,望着头顶三座巍峨璀璨的封侯台。

    只见得此时,其中一座封侯台突然间变得无比的黯淡,天地能量纷纷退散,而后那座封侯台,化为黯淡的光芒从天而降,没入了李渊山天灵盖中。

    同时,他体内散发出来的强大能量威压,也是在此时以惊人的速度骤降。

    下方手持融血灯的李青柏目瞪口呆。

    就连许多观战的封侯强者,都是瞪大了眼睛。

    谁都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李渊山,被李洛生生的斩落了一座封侯台,虽说只是暂时,但也就是说,现在的李渊山,已经从三品封侯,直接跌落到了二品封侯。

    这是真正的大削!

    这龙血魇术,在李洛的手中,竟然如此的霸道?!

    全场哗然。

    而也就是在无数道哗然声中,姜青娥绝美容颜布满冰冷,她手持重剑缓缓走上,发丝间的那一顶“圣棘冠”,在此时开始变得明亮夺目起来。

    “接下来,该我了吧?”

    迎着姜青娥那冰冷的眸光,李渊山与李青柏二人,此时心中皆是升起了浓浓的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