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相之王 >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子母融血灯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子母融血灯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最快更新万相之王 !

    李渊山,李青柏二人手中出现的暗红色油灯,其上铭刻着猩红的纹路,时明时暗,而这两盏油灯,一大一小。

    大的在李渊山手中,小的则是在李青柏手里。

    这油灯一出现,李青柏便是退后两步,一咬舌尖,一口精血直接喷射而出,化为一颗颗血珠,落进油灯内。

    他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了许多。

    但那油灯,却是被其精血逐渐的点燃。

    随着油灯被点燃,那油灯的火焰中,竟是有血丝如虫子般的延伸出来,直接钻进了李青柏握着油灯的手掌中。

    血丝仿佛是在抽取着李青柏的鲜血,来壮大那油灯的火苗。

    与此同时,李渊山手中的油灯,则是无火自燃,同样有血丝从火中钻出,刺入其掌心血肉中。

    但与李青柏面色愈发苍白相比,李渊山的眼神却是变得愈发的明亮,甚至连其体内散发出来的相力波动,都是在这一刻出现攀升。

    其头顶上空,三座封侯台爆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如同黑洞一般,吞噬着方圆数百里内的天地能量。

    这一幕,落入场中无数人眼内,也顿时引起了一些惊呼声。

    龙牙卫这边,众人惊愕,那左龙牙使洛江忍不住的道:「这是...」

    李佛罗面色微沉,道:「子母融血灯,这是一件下品封侯宝具,而且还需要配合相应的秘法,以子灯精血供养,壮大母灯实力。」

    「怪不得他们想要双人战,原来是想要用这一手来作为最后的底牌。」

    李佛罗眉头皱着,看来这是对方的后手,一旦他们发现李青柏或者李渊山无法单独拿下李洛,姜青娥的话,那么就会采取这一道手段。

    这手段不算太过的罕见,只是一般都是对付外敌时的搏命之法,但这对于子灯使用者损伤不小,看来李知火他们为了取得此次的胜利,倒是真的下了狠心。

    「真是可恶,明明他们的等级已经有这么大的优势,结果还要用这样的手段,也太不要脸了。」李凤仪愤怒的说道。

    「毕竟赌注太大,那李知火也肉痛吧。」李鲸涛说道。

    「这也说明他们是铁了心想要把红柚千卫从龙牙卫赶走。」李茯苓愤慨的道。

    然而他们也都明白,此时义愤填膺并没有用,虽然李渊山,李青柏这般手段有些引人非议,但对方明显更看重胜利。

    此时,在那高台上,李天王一脉各脉的高层也是在注视着场中的小辈交锋。

    李金磐脾气火爆,撇撇嘴巴,道:「登阶切磋而已,而且还是一个上三品封侯,一个上一品封侯对付一个一品封侯以及大天相境,结果还要用这种手段,龙血卫这么输不起吗?」

    在此处,还有李知秋等龙血脉的高层,他本是龙血脉派遣到天龙岭的监察使,如果在李极罗,李青鹏,李金磐这些各院院主未曾来到时,他算是天龙城内地位颇高的职位,可监察五卫,但眼下么,倒是只能往后排了。

    所以面对着李金磐的嘲讽,李知秋只是脸皮抖了抖,没有凑话。

    而李极罗身为龙血脉金血院大院主,在龙血脉中的地位,仅次于脉首,眼下闻言,便是淡笑道:「小辈年轻气盛,自然胜负心极重,倒也不必过于苛责。」

    然后他看向坐在首位上始终未曾说话的李惊蛰,面含恭敬的笑道:「当然若是惊蛰脉首觉得这样不适合的话,也可以说一句话,将他们劝退。」

    李青鹏瞥了李极罗一眼,这老小子也是狡猾得很,一句以退为进,反而是让得李惊蛰不可能真的叫停双方。

    李惊蛰看着场中汹涌的天地能量,突然道:「李极罗,都

    说你是李天玑钦定的下一任龙血脉脉首,也是如今五脉中最有机会踏入王级的大院主,那你觉得,这一场,他们哪边能胜?」

    听到李惊蛰发问,李极罗连忙笑道:「惊蛰脉首过誉了,我距离王级还差许多,我家脉首也不过只是吹捧我而已。」

    他顿了顿,又是道:「至于场中比试,我是龙血脉的人,自然是会更看好我们这边的人。」

    李极罗并没有客套,而是理所应当的选择支持了龙血卫的两人。

    同时他又笑道:「李洛与姜青娥的天资无双,五脉这一代中,无人能够与他们相比,若是再给他们一些时间的话,龙牙卫会在他们的手中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只是眼下的话,还缺了点火候。」

    李惊蛰看了他一眼,道:「说话滴水不漏,你还真是有几分李天玑的精髓,与你相比,我这两个儿子,倒是跟憨货一样。」

    李青鹏无语,没事干啥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他可一句话都没说。

    李金磐则是不服气的嘟囔两句,但也不敢对李惊蛰进行反驳。

    李惊蛰没理会他们,继续道:「我倒是觉得,这一场,会是李洛与姜青娥取胜。」

    「听闻他们此次还有个赌约,那你想不想与我打个赌?」

    李极罗一笑,捧场的道:「不知道惊蛰脉首想要赌什么?」

    「黑雨鬼劫将至,界河域也要进入「大收割季」了,就赌龙牙卫与龙血卫手中的「猎场」吧,谁若是输了,就输一座上品猎场,如何?」李惊蛰慢悠悠的说道。

    李极罗苦笑一声,道:「这赌注太重了,龙血卫手中的上品猎场也就只有四座,这些都是那些小家伙们倾尽心血努力搏来,我如何敢用来押注,所以此次倒是要扫了惊蛰脉首的兴致了。」

    李惊蛰闻言却并未生气,而是感慨一声,道:「你李极罗,的确是有脉首之姿。」

    虽然李极罗是龙血脉的人,但李惊蛰对其,倒是评价颇为不错。

    他心中微微惋惜,可惜太玄离开了龙牙脉,否则定能全面压制这李极罗。

    而在他们说话间,那战台上,李渊山身上爆发出来的相力波动愈发的恐怖,头顶三座巍峨的封侯台爆发出万丈光华,如同三轮大日一般,耀眼至极。

    此时的他,甚至隐隐有着触及四品封侯的迹象。

    在这种威势下,即便是姜青娥头顶那座「十柱金台」,都是光芒开始受到压制。

    毕竟十柱金台再强,抗衡三品封侯就已是极限。

    李洛也是在此时抬头望着那散发着强大压迫的三座封侯台,眉头微皱,道:「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不过还好,他这里从一开始也是有着一些准备。

    他偏过头,冲着姜青娥笑道:「青娥姐,东西拿到了吗?」

    姜青娥颔首,纤细手掌伸出,只见得一滴鲜血在其掌心悬浮:「这是我先前与李渊山交手时,趁势取得他的一滴血。」

    她金色眸子盯着李洛,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要用那「龙血魇术」斩李渊山的境界?」

    「此术虽说玄妙,但你的实力与李渊山差距太大,很容易引来反噬。」

    李洛笑道:「如果是用来对付外面的封侯强者,这术我还真不太敢用,但既然是用来对付同是天龙五脉的人,那我感觉还是可以试试的,毕竟...谁让龙血脉是内斗王者呢?」

    这龙血脉的许多封侯术,都是借助血脉来对其他四脉进行压制,所以其他四脉的人经常吐槽龙血脉是内斗之王。

    比如那龙血天平术,也比如这「龙血魇术」。

    毕竟,在经过此前李清风的「龙血天平术」的称量,李洛已经明白了自身所拥

    有的天龙血脉,似乎比很多龙血脉的天骄,还要更胜一筹。

    所以,也不能怪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那就试试吧,若是不行,我还有其他手段。」姜青娥轻声说道。

    李洛伸手,将那滴鲜血从姜青娥手中接过,然后他饶有兴致的瞧了远处的李渊山一眼。

    既然你们想要借助这种秘法来增幅境界。

    那么...

    就看是你们增得多,还是我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