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相之王 > 第七百三十二章 离开大夏

第七百三十二章 离开大夏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最快更新万相之王 !

    离别的时候很快就到了。

    老宅庭院中。

    李洛望着面前的蔡薇,颜灵卿,袁青,雷彰等洛岚府高层,此时的他们都是神情有些黯淡,因为他们知道,今天就是李洛离开的时候,而此次一去,想要再见,怕就是得数年之后了。

    洛岚府刚刚失去了姜青娥这根顶梁柱,如果李洛也离去,那么洛岚府无疑是彻底的失去了精气神。

    这对洛岚府的士气打击是极大的。

    但他们也都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大夏已经无法给予李洛更好的修炼平台,他是潜龙,不可能一直居于深渊之中,一旦时机到了,就要龙归于海。

    “诸位,洛岚府以后就交给你们了,虽然我知道或许会有些艰难,但我希望你们能够坚持,这段时间的黑暗只是暂时的,等我们回来,我答应你们,一定会令得洛岚府之名,响彻整个东域神州。”李洛望着众人,诚恳的给予了承诺。

    蔡薇娇媚的脸蛋布满着伤感,不过最终还是强打精神,道:“府主放心去吧,洛岚府我们会照看好的,虽说不至于让它壮大多少,但如今外敌也变少了,所以洛岚府生存应该是没问题的。”

    颜灵卿,袁青等人也是点了点头。

    “蔡薇姐,辛苦你了。”李洛感激的说了一声,蔡薇这个大管家真的是太尽职,别人都说这几年洛岚府的振兴是因为他与姜青娥的存在,但实际上他们两人都清楚,如果没有蔡薇这个贤内助似的大管家将洛岚府一切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他们恐怕连安心修炼的时间都没有。

    倒也不知道青娥姐从哪挖来的这么一个大宝贝。

    李洛目光一转,看向了一旁与李柔韵站在一起的郗婵导师,道:“导师,往后洛岚府这边,希望您有时间就照看一下。”

    郗婵虽然暂时的居住于洛岚府,但她的心终归还是在学府那边的,所以等之后学府重建时,她也会将更多的心神投入在那边,李洛对此倒是很理解,只要她能够偶尔关注洛岚府就足够了。

    郗婵导师闻言,微微颔首,道:“你安心去天元神州修行吧,洛岚府我会照看的。”

    她望着眼前少年俊逸好看的面庞,犹自还记得一年前,在那学府的择师赛上,那时候的李洛,还充满着稚嫩,但如今的他,已经开始变得成熟,或许等下次再见面时,这个学员,会让人真正的感到惊艳。

    她对此,倒是抱有几分的期待。

    在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后,李洛深吸了一口气,不再留恋,而是看向了李柔韵还有牛彪彪。

    “韵姑姑,彪叔,我们动身吧。”

    嗯,没错,这次前往天元神州,他将牛彪彪也给带上了,主要是要找寻牛彪彪的治疗之法,为牛彪彪将曾经破碎的封侯台给修复,恢复鼎盛实力。

    牛彪彪当年护卫他爹娘一路逃到大夏,因为自身重创不得不隐居总部之内,以前那是因为没有条件为他治疗,如今要去往内神州了,自然要将牛彪彪也带上,那里应该会有着恢复的办法。

    牛彪彪为了他们一家子付出极大,这份恩情算是重如山岳,所以李洛无论如何,都得帮牛彪彪将自身伤势解决。

    李柔韵闻言,笑着点点头,然后手腕上的空间球内有一道豪光飞出,悬停在了庭院上方,豪光内,竟是出现了一艘数丈长度的小舟,小舟不知以何物锻造而成,其上铭刻着无数古老奇特的光纹。

    “此物名为飞舟,专门用来长途赶路,此处距离内神州极为遥远,虽说我们中途需要以传送阵跨过一些无法逾越的奇特地域,但主要还是得依靠飞舟而行,不然即便是封侯强者,也很难不眠不休的赶路。”

    听着李柔韵的介绍,李洛也是好奇的打量着这座青色飞舟,如此之物,在大夏可是从未见过。

    李柔韵纤手一扬,身影便是率先掠去,落在了青色飞舟之上,李洛与牛彪彪见状,也是跟了上去。

    飞舟内算不得太宽敞,但容纳三人绰绰有余。

    蔡薇,袁青等人望着李洛上了飞舟,眼中不舍之色愈发的浓郁,最后同时说道:“恭送府主。”

    李洛凝望着下方这座老宅,最后对着他们挥了挥手,不再犹豫,道:“韵姑姑,走吧。”

    李柔韵点头,她盘坐于飞舟首部的位置,那里似是有一座如熔炉般的物体,仿佛是飞舟的控制中枢,她纤细玉指一引,便是听得哗啦啦的清脆声音响起,只见得无数天量金从空间球内涌了出来,直接灌入那熔炉之中。

    这飞舟的催动,竟然还需要以天量金为燃料,这是真“烧钱”。

    嗡!

    随着天量金灌入,只见得飞舟表面光纹愈发的明亮,天地能量也是随之波荡起来,下一刻,一道破风声猛然炸响,而青色飞舟,则是化为一抹青光,跃上高空,破云远去。

    ...

    当飞舟破空的那一刻。

    南风城金龙宝行,一座石亭中。

    吕清儿似有所感般的抬起俏脸,凝望着天际,清丽绝伦的小脸上布满着黯然神伤。

    “他走了。”吕清儿眼眶微红。

    “这小子,走之前也不跟我打招呼,真是白帮那么多忙了。”吕清儿身后,传来了鱼红溪有些不满的声音。

    吕清儿强笑道:“拖拖拉拉也不是他的性格,既然决定了要走,自然就干脆点。”

    鱼红溪来到少女的身旁,拉着她的小手,望着那张小脸上的黯然,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真是个坏小子,走了也不让人省心。”

    “之前姜青娥还跟我说,到了南风城会跟李洛解除那一份婚约,结果现在来看,她根本连南风城进都没进,倒是没想到我鱼红溪也有做亏本买卖的一天。”

    吕清儿一怔,看向鱼红溪:“什么解除婚约?”

    鱼红溪自知失言,刚要找个理由,吕清儿却是已经有所猜测:“之前李洛来求你帮忙,你答应的那般干脆,原来是因为此前姜青娥先来找了你?你们做了一些交易?”

    鱼红溪见瞒不过,只好道:“那姜青娥跟我说,如果我愿意出手帮忙的话,她到了南风城会解除与李洛的婚约。”

    吕清儿柳眉紧蹙,道:“娘,你这是乘人之危。”

    鱼红溪道:“这是姜青娥自己主动提及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吕清儿摇摇头,道:“因为她知道你只会对这个感兴趣。”鱼红溪摆了摆手,道:“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她人都走了,我难道还能找她算账不成。”

    “我说这个的意思,是姜青娥既然会主动提出退婚的事情,这或许就说明她与李洛之间的那份婚约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正如我以往所说,这只是李太玄当年醉酒下折腾出来的事,根本就不是他们两个小孩真正的心意。”

    吕清儿眼眸微垂,道:“姜学姐对李洛真的很好,她为李洛所做的,任何人都会感动,在这一点上面,我不及她。”

    “以前我一直觉得他们的这份婚约并非是本意,他们的感情很深厚,却未必是男女之情,可这一次后,我感觉或许是我看得有些短浅了。”

    鱼红溪闻言,微微吃惊,道:“你是说,他们之间,有情爱之意?”

    吕清儿沉默。

    以前她也只是觉得两人间更多只是姐弟之情,那份婚约并非两人心意,可随着这么多事情的经历下来,她对此也开始有了一些动摇。

    鱼红溪也皱着眉头,旋即收敛了平常时刻的强势态度,而是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真是如此,那你打算怎么做?”

    如果李洛那小子与姜青娥真是互相有意的话,吕清儿这边,可就有点不好处理了。

    虽说这世间有妻妾成群者,甚至见多识广的鱼红溪还见过豪放女子有千百面首,但这落在自家女儿身上,她却是有些不能接受,毕竟她本就是性格强势,果断,当年她被总部调来大夏,遇见了李太玄,可后来在得知这家伙与澹台岚已是有了夫妻之实后,她便是直接断了这份念想。

    如果李洛真的与姜青娥互有心意,在鱼红溪看来,即便那小子很优秀,但最好的法子,还是当断则断。

    吕清儿如冰湖般清彻的眸子中划过了浓浓的难过之意,她盯着院内的一株雪莲花,沉默了许久,最终声音有些沙哑的道:“这从一开始,本就是我的一厢情愿,李洛只是将我视为好友。”

    “他也并不清楚我的心意,毕竟这种事情,男孩子总是要迟钝许多,可能他觉得我对他只是有一些正常的好感罢了。”

    “而如果他真的与姜学姐两情相悦,那我自然不想插足其中。”

    吕清儿抬起俏脸,望着南风城上空那远去的一抹青光,少女如诗的情怀,在这离别之日,更是显得如秋冬般的冷冽萧瑟。

    “清儿。”鱼红溪心疼的拉住女儿的手,将她揽在怀中。

    吕清儿垂下眼帘,想要露出一抹笑容,但最终没能成功,只能将脸埋在鱼红溪胸口,闷闷的道:“娘,我的单方面恋爱可能要失败了。”

    鱼红溪赶紧安抚:“这世间优秀的男子又不只是他李洛一人,以你的条件,什么年轻俊杰配不上?你现在还是见得太少,等未来眼界广了,自然也就知晓这般事情算不得什么遗憾。”

    吕清儿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趴在鱼红溪肩处,许久后,有幽幽的声音响起。

    “娘,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情,我考虑清楚了。”

    鱼红溪闻言,脸色顿时微微一变,沉默了下来。

    她知道吕清儿说的是什么...那是来自金龙山的一封信。

    信的主人,是吕清儿的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