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人三十 > 第1917章 镇宅之宝

第1917章 镇宅之宝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最快更新男人三十 !

    如兰仍然没有回过头来,继续说道:“是啊,他们毕竟是兄妹嘛,不过,我告诉她今后就不要再提起他了,只当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其实你心里也应该很清楚,我舅舅是个不祥的人,谁跟他在一起迟早会出事,你老丈人以前跟他在一起勾勾搭搭,最后结果怎么样?”

    李新年在烟灰缸里慢慢掐灭了烟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说那个面具让你想到了韩寿?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像你说的那样,你舅舅不可能把按照妙兰的样子做的面具卖给外人。”

    如兰转过身来,靠在窗台上盯着李新年注视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这一点我倒是相信,可万一这个面具是一个他非常熟悉的人,比如说你,或者干脆就是妙兰自己出面让他做的呢?”

    李新年顿时吃惊的合不拢嘴,似乎半天都没回过神来,最后缓缓摇摇头,一脸不可置信地说道:“这不是扯淡吗?”

    如兰慢慢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盯着李新年注视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府下身来,一张嘴几乎都碰到了他的额头,那股毛竹园特有的幽香顿时就把他给吞没了。

    如兰吹气如兰地低声道:“当然,我舅舅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这件事永远都不可能搞清楚,但是……”

    如兰的话还没说完,李新年似乎再也忍受不了毛竹园这种香味对他一直以来的折磨了,嘴里含糊其辞地咒骂了一句。

    然后忽然伸出一条胳膊用力勾住了如兰的脖子,另一条胳膊紧紧揽住了她的蛮腰,然后稍稍用力往自己怀里一带,只听如兰娇呼一声,整个身子横在李新年的怀里。

    并且不容如兰有任何反抗,甚至没等她彻底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一张嘴被死死堵住了,只能两个粉拳在李新年的脊背上一阵阵无力的捶打。

    不一会儿,如兰的嘴里发出病痛似的声音,渐渐地,捶打的粉拳无力地垂下,整个身子都瘫软下来。

    李新年发现自己居然偷袭成功,顿时激动的浑身颤抖,趁机大口的攫取,同时手也不闲着,在如兰较弱无力的扭动挣扎中得寸进尺地探索起来。

    然而,好景不长。

    眼看着如兰娇绯红的脸越来越滚烫,眼睛已经闭起来,并且喘吁吁的开始有点神志不清的时候,屋子外面忽然传来了韩梅大声说话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在叫如兰,并且脚步声正好朝着小客厅这边走来。

    李新年当然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可他正沦陷在如兰的美貌和甜美之中,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只顾继续攻城略地。

    可没想到已经几乎瘫软的如兰也听见了外面母亲说话的声音,她本以为李新年会马上松手,可谁曾想这混蛋仍然不知死活地贪得无厌。

    耳听着外面的脚步声离这边越来越近,并且听出好像还不止是韩梅一个人,还有其他人的脚步声。

    如兰顿时就急了,身子剧烈地扭动了几下试图挣脱李新年的纠缠,但并没有效果,于是在情急之下,用上了女人通用的武器进行致命的攻击。

    只听李新年嘴里忽然闷哼一声,双手就稍稍松开了如兰的身体,脑袋也抬了起来,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

    如兰趁机摆脱了李新年的控制,身子翻滚到了沙发上,然后顺势坐了起来,迅速撤退到了先前自己坐的位置。

    一边慌乱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和身上的衣服,然后掩饰性地端起了自己的茶杯,而就在这时,小客厅的房门被推开了。

    只见韩梅站在门口朝着里面看看,于是冲如兰说道:“哎呀,兰子,你耳朵聋了吗?我这么大声叫你怎么都听不见?”

    如兰脸上潮红未褪,故意装糊涂道:“没听见啊,我在和李总说点事,怎么啦?”

    韩梅瞥了一眼有点痴痴呆呆坐在那里的李新年,好像忽然发现了什么,来不及回答女儿的问题,惊讶道:“哎吆,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流血了。”

    如兰扭头一看,果然看见李新年的嘴角有血迹渗出来,不禁暗自吃惊,明白自己刚才情急之下下嘴有点狠了。

    而李新年听了韩梅的话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只觉得舌头火辣辣的剧痛,嘴里还有一丝淡淡的咸味,哪能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不过,他的反应倒是迅速而又敏捷,一只手马上捂住了嘴,含糊道:“哎呀,应该是牙齿流血了吧?”

    如兰急忙配合道:“肯定是上火了,赶紧去卫生间洗洗吧。”

    李新年一听,急忙一只手捂着嘴,狗搂着腰站起身来迅速往外面走,那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只不过当他路过韩梅身边的时候,还是被老太太看出了一点破绽。

    “妈,你叫我啥事啊。”如兰见母亲盯着李新年离去的背影怔怔发呆,有点心虚地问道。

    韩梅扭头狠狠瞪了女儿一眼,骂道:“你这死丫头,可不是上火了吗?裤子都快被撑破了,实在熬不住的话楼上没有床吗?”

    如兰顿时胀红了脸,瞪着母亲一脸冤屈道:“妈,你胡说什么?”

    韩梅还没出声,外面传来了老孙的声音。“大姐,里面几盆也都搬出去吗?”

    韩梅脑袋冲着外面大声道:“都搬出去,都搬出去。”

    说完,转过头来盯着女人注视了一会儿,气哼哼地说道:“好好,我也懒得管你们,你们不要脸我也没办法,不过最好别让妙兰和家里的保姆看见,我可丢不起这个脸呢。”

    如兰羞臊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根本就没法辩解,差不多都快哭了,一时心里又委屈又气愤,恨不得咬李新年一口。

    韩梅见女儿这副神情,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呼哧呼哧喘了几口,质问道:“我正想问你呢,你奶奶那盆金沙树菊呢?怎么不见了?”

    如兰楞了一下,似乎这才明白母亲火急火燎的找自己是怎么回事,迟疑道:“不是都在花架上吗?我怎么知道?”

    韩梅气哼哼地说道:“我看家里面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卖掉你都不知道,其他东西我不管,这盆金沙树菊可是咱们毛竹园的镇宅之宝,不管怎么样你都要给我找回来。”说完,气呼呼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