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逍遥侯 > 第1074章 卧龙岭
    “主上有令,除了粮食、武器之外,扔掉多余的坛坛罐罐,轻装急行军。”

    杨烈接过李中易发来的军令,原本拧紧的眉头,顿时舒展了开来。

    “诸位,主上已经下了速战速决的决心。军令里命我立即离开第一军,转赴平卢,指挥根据地坚壁清野和作战。”杨烈一向不喜欢多话,今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算是难得的破例。

    “杨都指挥使,那我们第一军归谁来指挥?”第一军镇抚严重茂一听说杨烈将被调走,马上追继任人选。

    杨烈晃了晃手里的军令,淡淡的说:“主上自将。”

    严重茂听说第一军归李中易亲自指挥,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按照条令的规定,军都指挥使和军镇抚,本为互不统属的平级将领。

    只是,杨烈不仅靠山硬,而且气场异常之强悍,严重茂在第一军中,也就显得没有多少存在感了。

    在李家军中,指挥使和镇抚之间的关系,一直十分微妙。他们之间既有合作,又有竞争,还彼此牵制着对方。基于此,严重茂和杨烈很难称得上是亲密袍泽这四个字。

    更复杂的是,第一军的都级以上的兵马调动,除了军参议司发出调动命令,由严重茂和杨烈签字之外,还必须有驻第一军军法使的签押。

    说白了,也就是调动一个连的部队,必须四方会签,才算是正式合法的调动命令。

    别看杨烈是李家军中的副帅,他却没有擅自调动一个都的权力,可想而知,将军们若想兴兵造反,不仅是无稽之谈,更是痴人说梦的异想天开。

    李中易十分忌讳军政不分离的乱搞,他一直强调,军人以保家卫国为天职,平时刻苦训练,战时奋勇杀敌,时刻准备战斗。

    文山会海、迎来送往、吃吃喝喝的花架子表面文章,在李家军中,那是绝对看不到的。

    客观的说,极其严格的收支两条线,从根子上限制了将军们利用公款买“状元红”、养外室的经济来源。

    更重要的是,条令里明确规定了,不管是婚丧嫁娶,还是生辰满月,一律禁止收受直属部下的礼物。

    比如说,杨烈过生日了,第一军的袍泽们,就不允许给他送礼物。

    天朝的社会逻辑,向来是不患寡,只患不均!

    李中易版的打土豪分田地,和任何时代的均贫富,都有着本质性不同。

    从秦朝以降,中产阶级,也就是自耕农阶层越是庞大,则国库的钱粮越充裕,可用之兵之也就越多。

    反之,自耕农纷纷破产,乃至卖儿卖女,国家的财政收入必定会大幅度减少,那就需要想方设法的加税加赋。

    国家盘剥越深,自耕农过不下去日子之后,只能被迫把田产投到土豪官绅的名下,或是干脆贱卖土地变成乞讨的流民,这就形成了足以致命的颠覆性死循环。

    李中易的分田到户,有着十分苛刻的条件,并不是分完了田地就撒手不管了。

    限制之一是,禁止私人之间自由转卖土地,并只能卖给官府;其二是,如果是游手好闲之辈,该春播的时候,却没有按时犁地播种,那么对不起,不仅田产收回,而且,强制性的把懒鬼抓进工程营里,用劳动和汗水换取口粮和工钱。

    以前,李中易只是名医而已,自从有了地盘之后,他几乎走遍了田间地头,自然非常了解小农社会的病根。

    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永远不缺少村霸和村痞,这帮人从来不事生产和耕种,而是靠着欺压良善的老实农民,攫取非法的利益。

    更可恨的是,这些人经常走村串乡,倒也有些见识。只要有个风吹草动,他们就会编造各种谎言,煽动和串连各村各乡的无知村民,起来闹事。

    试想一下,上有老下有下的村民,忙着挣钱都来不及,哪有工夫在各地闲逛呢?

    在平卢地区,严厉打击村霸村痞的行动,从来就没有断过。

    李中易这么做的目的,其实很清楚,大力扶持中产自耕农阶层的壮大,将各种不安定因素扼杀于萌芽状态。

    尤其是游手好闲、欺行霸市的各种黑恶势力,必须给予毁灭性的打击,以免影响社会的安定。

    杨烈带着亲牙,拍马就走了,简直就是挥挥手,不带走半分云彩。

    条令制度的完善,让李家军完全丧失了成为将领私军的可能性,李中易的意志得到了彻底的贯彻。

    李中易处理完手头的急务,赶到第一军的时候,就见路边堆满了帐篷、泡菜坛等各种杂物。

    嗯,这就对了嘛!

    李中易点点头,既然是急行军,那么很多打阵地累赘一般的物品,完全没必要继续带着上路。

    第一军的将领们,在严重茂的率领下,赶来迎接李中易。

    李中易没有下马,直接了当的吩咐说:“情况异常紧急,咱们面临两线作战的大危机。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那就扔掉坛坛罐罐,立即上路,务必抢在韩通赶到濮州的卧龙岭之前,打他个措手不及。”

    “喏。”第一军的将领们,也都知道了朝中有人勾结契丹人南下的龌龊事,尼玛,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也没必要说任何废话了。

    李家军号称铁军,第一军更是铁军中的铁军,精锐中的精锐。

    轻装上路后,近卫军在左,第一军在右,李中易带着6磅骑兵炮居中,仿佛三支脱弦的利刃一般,恶狠狠的扑向了卧龙岭。

    平时看不出来一人双马的厉害之处,如今的急行军中,顿时就把战略性的优势,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

    一时间,整个西去的道路上,田埂上,烟尘滚滚,马蹄声如雷……

    从博州以西,到开封城下,刚好七百里地,濮州又恰好位于开封和博州的正中间位置。

    接近四百里地的路程,按照参议司的事先估算,大致需要三天半的时间。不过,李中易临时改变了作战计划,打算以快制慢,以骑制步,以炮制步,这就要看老天是否作美了。

    只要没下雨,李中易就有把握在两天之内绕过卧龙岭。没办法,中原大地上,到处都是一马平川的地形,也就卧龙岭那里,比较适合骑兵集团的俯冲突击。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