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骄宠 > 1412
    三更的梆子“砰砰”的敲响起来,池玲珑上下两个眼皮,像是被胶水黏上了一般,总也睁不开来。

    她坐在自己房间圆桌前的圆凳上,身上披着一件厚厚的孔雀纹大红羽缎披风,一手托着腮,仿若小鸡啄米似地,不停的打着瞌睡,往下点着小脑袋,一边却又朦朦胧胧的竖了竖耳朵,好似在听远处打更人清朗的吆喝,“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秦王府致远斋中,此刻是一片闹哄哄的景象。太医们躬着腰,满头大汗的拎着药箱进进出出。

    今日被安排在皇宫值班的太医们,实在是觉得,他们简直点背到家了。

    大魏国的所有朝臣和王侯们都知道,秦王府在大魏国的地位有多么的举足轻重。

    不仅是因为第一任秦王为大魏开疆辟土,立下了汗马功劳;也因为历代秦王爷,虽然手中大权在握,但基本上对权力的欲.望都不大;他们从来没想过出谋逆叛国的事情不说,更没有让历代圣上忌惮过。

    十几代秦王全都为大魏国抛头颅、洒热血,战死在了沙场上,对大魏实在忠心耿耿,说秦王府是把大魏支撑起来的脊梁骨也不为过。

    秦王府子嗣艰难,这点众人皆知。但是,有一点值得庆幸的就是,即便以往历代秦王都死得早,但是,总归他们在翘辫子之前,都会为秦王府留下一滴血脉。

    就像是上一任老秦王秦琼一样,虽然因为瘟疫死在了西域战场上,但是,好歹当时秦王妃肚子里还有一个遗腹子。虽然后来秦王妃难产血崩而亡,到底还是为秦王府留下了一根独苗,秦王府总归也没有绝后。

    但是,秦承嗣今年可是还没有成亲呢,更别提子嗣了。若现在他身上的毒他们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导致秦王性命不保,到时候他们死都别想落个全尸。

    甚至,若是秦王真的一不小心被阎王爷把魂儿勾走了,大魏恐怕距离动荡不安也不远了。毕竟这人手里还握着五十万陇西军呢。

    那五十万军马说好听点叫陇西军,说得不好听了,那就是秦家军,是秦王府的私军。

    若秦王真的去了,留下这五十万军队还不疯了似地给他们主子报仇?

    到时候,西域和匈奴大军肯定会趁机大军压境,边疆烽烟再起,又会造成民不聊生、生灵涂炭。

    虽然,幕后给秦王下毒的黑手自然也逃不过一死,但是,他们这些办事不利的属下,完全可以被当成陛下出气的第一桶炮灰,轻则自己被杖毙,重则,说不定还要牵连整个子孙家族。

    十月中旬的天气,大晚上的夜色凉的像水一样,然而,此刻在秦王所居住的大殿忙活的太医,却一个个都出了满身大汗。

    王太医是整个太医院里,资历最高的一位太医,历来只负责为弘远帝调理身子。

    他年已七旬有余,一头青丝也早就成了银白色,然,虽然头发全白了,面色却红润的仿若四、五十的老者一般,保养的很是得体。

    王太医虽然不是太医院官职最高的院判,然而,无论是其资历,还是其专职为为弘远帝保管病例等原因,他的地位在太医院一直都高高在上。

    现在的太医院院判兆禀衽,原为世代杏林世家兆家的嫡长子,虽然能做的上太医院院判的位置,他的医术必定也是可圈可点的,然而,比之兆禀衽尚且还算有一手的医术,他在为人处世上的圆滑和见机行事的见微知著,以及此人眼光的尖锐,在政治上的敏感,显然都更胜一筹。

    “王老,您看,秦王爷这毒,究竟要怎么解?”

    兆禀衽抬起胳膊就去擦额头上的冷汗,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颤音,脸色苍白的极其不自然。显而见的,他自己是对秦王身上的毒完全无可奈何了。

    兆禀衽在王太医面前,贯来都是一副伏低做小的姿态,从来不敢摆谱。即便是他做了十八年太医院院判,虽然期间也曾暗想过,要借机除掉王太医,好让自己真正的高枕无忧,然而,到底是没敢下手。

    不仅是因为害怕露了马脚,被圣上查出来,导致被灭九族。更是因为,兆禀衽心里还有些阴晦的心思。

    他觉得,若是王太医就这么活的好好的,以后遇事儿有他挡在他面前,无可奈何的病例,先让他顶上,到时候即便大家都束手无策,圣上怒气滔天,要砍头,要杀人,要灭族,王太医都在他前边,总归,他多少还有个缓冲的机会。

    兆禀衽一脸惶恐不安的弓腰,站在王太医面前,其余四位今天到场的太医,也都恭敬的向王太医行了礼,然后又殷勤凄切的问起王太医,究竟有没有给秦王解毒的法子。

    就在众人巴巴的瞩目和期待,以及众位皇子的若有所思,面上神情焦躁惶恐的当即,王太医扫视了现场的众人一圈,而后,也直接叹息的摇了摇头,“恕老夫见识浅薄,秦王爷身上所中剧毒,老夫却是闻所未闻,……更无从下手。”

    所有太医如遭雷击,几位皇子,尤其是太子殿下的面色,更是有了丝死灰般的面无人色,王太医满面悲戚的又看了现场诸人一眼,最后还是摇着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王太医,求您救救我家王爷。王太医,你医术一向高明,若是连您都没有法子为主子解毒,这可怎么,怎么……”阿壬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直接从致远斋大殿外冲了进来,“噗通”一声就猛地跪在王太医跟前,向王太医磕起头来,“王太医您行行好,您救救主子啊……”

    正陷在自己思绪中,神情焦躁不安的太子殿下,在听到阿壬的求情声时,也猛然回过神来。便也忙不迭的拱手向王太医行了个礼,“还请王太医出手相助。”

    “太子殿下使不得。”

    “王太医,秦王身兼大魏安危,还请王太医看在大魏陇西边界所有穷苦子民的面子上,救秦王一命。”

    “求王太医了……”

    “求王太医……”

    反应过来的大皇子几人,也都开始又向王太医求起情来。

    秦王确实不能死,最起码,不能在他们面前死,不能在这会儿功夫死。

    其实今天前来秦王府参加宴席的几位皇子,未尝没有拉拢秦王府的想法。

    弘远帝虽然春秋鼎盛,但是,他们这几个儿子却都已经长大了,对权力和那张龙椅也更渴盼了。现在虽然不是将争斗摆在明面上的时候,但是,所有的筹谋和计划,也都应该暗中进行了。

    秦王府,的确是所有皇子都想要拉拢的一大势力。甚至,他们还都抱着一个想法,除非秦王府保持中立,或是誓死只效忠圣上,不然,他若是不投靠己方,而转而投靠了他们其他几个兄弟,便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这个死,也是要掐准时机的。也必须要在,他们将陇西五十万人马握在自己手里,秦承嗣才可以死。不然,到手的鸭子又飞上天了,谁也不会愿意。

    王太医在诸位皇子和太医的殷殷恳求中,也只能后退一步,无可奈何的答应,暂且想办法去试一试为秦王解毒。

    但是,虽然答应尝试了,王太医到底也给兆禀衽和太子殿下,以及其余几位皇子说了一番实话:秦王身上所中剧毒,他连是何种毒都不知道,更何况是解了。因而,尝试也定是没有解毒的希望的,只望诸人做好心理准备。

    准备?

    什么准备?

    便是秦王薨逝的准备。

    而他们这几位现场目击者,且完全有可能是下毒嫌疑人的皇子,若秦王真的薨逝了,他们也要做好被万夫所指的准备。

    那不是他们想忽视就能忽视得了的,毕竟,在秦王中毒之前,他一直和他们兄弟几个处在一地,他们有作案的时机!

    太医们都在秦王府驻扎了下来,不到片刻的功夫,今日本不在皇宫当差的太医,也都陆陆续续被拎到了秦王府,被送进了秦王爷居所,为秦王诊起脉来。

    众人忙忙碌碌,几位皇子也都被安顿好,今晚先且在秦王府住下。

    太子殿下和七皇子等人又都沉默的聚了片刻后,便都散了。

    十皇子居住在大皇子房间的旁边,他才刚进房间,便觉自己房间中的蜡烛,倏地就熄灭了,而自己肚子上,也被人狠狠的揍了一拳。

    十皇子疼的哇哇叫,因为嘴巴被人狠狠的捂住了,却只能发出闷闷的“唔唔”声。而在被狠揍了三拳,十皇子实在痛的忍不住,要蹲在地下打滚的时候,向他下黑手的高大男人终于住了手。

    那人似乎看不得十皇子这幅熊包子似地怂样,便又一把拎起十皇子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恶声恶气的怒骂道:“给秦承嗣下毒的时候,你不是挺能耐的?现在这是怎么了,老子打你几拳头就受不住了?就你这幅滚犊子模样,几拳头都能要你半条小命,你给秦承嗣下毒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若是到时候东窗事发,被人查出是你在幕后下的黑手,那五十万秦家军会不会将你踩成肉酱。”

    感觉到十皇子的身体,很明显的僵硬住了,向他出拳的那人,又满身戾气的,毫不留情的在他肚子上又重击了一拳,而后像甩破麻袋一般,直接一把将十皇子丢到了地上。

    任凭十皇子呜呜咽咽疼的满地打滚,那人也丝毫不以为意。反倒又直接吐了一口唾沫在十皇子身边,愤恨的怒斥一声,“老子怎么会有你这么个自以为是,成事不足又败事有余的兄弟,简直就是,蠢货!”

    原来,这在暗夜里将十皇子一顿好打的人,却是十皇子的同胞兄弟,大皇子。

    大皇子在私下的脾气可着实不太好。他性暴戾,力气又大,两拳头便可以打死一只狼,这次下了狠劲儿的收拾十皇子,十皇子不好生休养个三、五日,是绝对下不了床的。

    兴许正是因为是亲兄弟的缘故,彼此对对方的脾气属性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再加上秦承嗣毒发时,大皇子条件反射看向十皇子,毫无意外的看到了十皇子面上,一抹狰狞阴狠又自得的笑意,秦承嗣身上所中的剧毒,到底是谁下的黑手,不言而喻。

    大皇子自来心高气傲,掌控欲强,又向来手段阴狠,为达目的可以不折手段。他看上了秦王的势和权,正想要借此番宴席和秦承嗣打好关系,没想到,到最后关头,一切努力都被这个整天只知道打街骂狗的蠢货兄弟给破坏了。

    这种无用的蠢货,简直死不足惜。

    大皇子气的鼻子简直都要冒烟了。然而,又过了片刻功夫,他到底又强制忍耐下来。

    现在形势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了,即便他再懊恼,再后悔却已经都来不及了。眼下最重要的,却是要赶紧在秦王府等人去彻底搜查,和秦王中毒一案,有牵涉的人之前,将所有知情者都灭口。

    不然,虽然这手恶棋的是十皇子下的,等真的被人查出因由来,会牵连到他不说,在这一事件中,受到影响最大的,也只会是他。

    大皇子又愤恨的狠狠在十皇子屁股上踹了一脚,继而又怒骂了一声“蠢货,明天一早就给我滚回皇宫去!”而后,便也一甩袖子,大步离去了。

    身影逐渐在夜色中消失的大皇子,没有回头看,因此,也就不可能看见,此刻十皇子眸中,阴鸷又狰狞的,仿佛恨不能啖其肉、饮其血、扒其皮,削其骨,方可解其恨的滔天恨意。

    十皇子将口中腥甜的鲜血,混着唾沫,一口吐出来,他面上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然而,一双漆黑的眸子,却明亮的让人看了便觉毛骨悚然。

    在大皇子的身影消失后,十皇子终于踉踉跄跄的站直了自己的身子。

    他狞笑着,握紧了拳,心中嘶吼着:只有我明白父皇的心意,甘愿做他手中那把所向披靡的尖刀,你们现在都讨好秦承嗣,熟不知,他早晚都只有死路一条。

    谁是蠢货还说不定呢,都给我等着!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