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苗疆蛊事 > 第十一章 搏命一波流
    田师傅作为被宗教局调过来给我们当司机的退役军人,自然也是知道鬼神之事的。见的东西多了,所以这**的水猴子冲入堂屋,他也是不慌不忙,抽枪射击,精准击毙。没想到这狗东西死就死罢,却还能够点燃腑脏之中的那一点儿幽火,将自身骨血,化为满天的利器,化作最后一击,拼死一搏。

    逃是逃脱不了了,田师傅能做的,也只是闪身蹲到饭桌之后,尽量蜷缩起身子。

    我刚刚探出头,便见到一大篷带着黑火的血肉,朝我扑面而来。

    我下意识地往门里躲闪而去,等那血肉重重砸在地上,现出一个个小坑,然后幽幽燃烧,这才想起堂屋正中的田师傅,他哪里能够抗得住这阴火,于是硬着头皮,探出头,准备前去支援。

    那堂屋里,遍地都是幽幽燃烧的阴火,和让人鼻头发腻的血腥。

    有好多黑红色的脏器,把天花和墙上涂得满满,那些桌椅板凳,几乎全部歪东倒西,被爆炸的巨大冲击波弄得破裂不堪,整个房子都摇摇欲坠,显示出这“人肉炸弹”的威力,十分恐怖。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田师傅躲入的那一张桌子,却是完好无损,不伤分毫。

    别说那桌子,便是周遭两米处,都是一阵整洁。

    田师傅哆哆嗦嗦地站起身来,举着手枪,打量四周,眉心处全是汗水。他也不明白,看着从各个房间中小心翼翼走出来的我们,一脸茫然。我避开地上的阴火,深吸一口气,终于在“炁之场域”中感受到有一股汹涌磅礴的气息,将田师傅给笼罩着。

    我走上前,从桌子底下揪出了还在胡吃海嚼的肥虫子。

    就是这个家伙,让田师傅在刚才那水猴子的自爆中,保住了一条小命。

    被我揪出来,肥虫子摇头晃脑,显然十分得意,啾啾地叫唤,似乎想要我夸一夸它。

    我胸口一动,光芒闪耀,小妖和朵朵从我的槐木牌中跳了下来,见到这周遭的一切,梳着利落马尾辫的小妖不顾旁边诧异的田师傅和杨操,指着我鼻尖数落我:“看看你这个不省心的老大,招怪的功夫,上溯一千四百年,也就只有唐僧哥哥能跟你比,看看这又勾来个啥玩意——咦,这阵势,是奈河冥猿么?这种灵界的小杂鱼,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她转头瞧向了杨操,说傻大个儿,借问一下,我们现在是到了哪个地界啊?

    杨操没见过小妖,但是瞧到朵朵,知道这小狐媚子应该跟朵朵是差不多的身份,又见我被数落得不敢说话,便小心翼翼地回答,说这里啊,是鬼城酆都。——“我勒个去!”小妖顿时就暴跳起来,冲过来拧着我的衣领,说陆左,这地界你都敢来?你知不知道,鬼城这里的空间十分不稳定,很容易跟其他地界重叠,什么妖魔鬼怪都有,你这个傻大胆儿……

    她叨叨咕咕地对我一通臭骂,突然门口传来一阵轰隆,那些水猴子将木板擂得震天响。

    这一番吵闹,立刻惹得小娘不开心了,冲着外面一通喝骂,大叫“滚”。她的声音似乎有一种诡异的魔力,磁场共振,一时间,声音居然渐渐减弱。杨操看到这模样,心中忐忑,不由得又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小妖回过头来,环顾四周,然后说臭屁猫那肥厮呢?

    杂毛小道一到堂屋,就围绕这木桌开始布阵画符,他用的是精选的湘西朱砂,还有用糯米汁和公鸡血混合的液体,没一会儿,就已经画出了个大概,听到小妖问起,抬头指天,说那家伙,去查找这大阵的源头去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救兵过来——不过也不要太指望,打铁还要自身硬,小妖,你认得这水猴子?

    小妖飞于空中,数落着滚落在角落的那猴头,说自然认得,这些奈河冥猿,跟矮骡子一样,能够在灵界与你们这儿的边境处,自由穿行,不过现在少了,基本绝迹。它倒不厉害,但恶心。它们是以奈河中的毒虫鬼灵为食,导致肚子里尽是些阴火,只要沾到皮肤上面,就能够引发骨骼里面的磷灰,自动燃烧起来——很多无火自燃的案例,都是它们所犯下的罪孽。

    小妖讲得虚幻,我自然不会全信,但是针对这东西的习性,倒是也知晓了个大概。

    她不知怎么回事,生来博学,之前是枭阳,此刻是奈河冥猿,竟然都知晓,倒也算是个百事通。杨操也不闲着,掏出一些洁白如玉的骨碗,倾倒上几滴青白色的液体,然后分放于四周,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准备请灵上身。我们在屋子内待不过五分钟,那撞击门窗的动静越发的大了,砰砰作响。

    过了一会儿,我们头顶上的瓦片哗啦哗啦响起,那些奈河冥猿竟然聪明地攀上了屋顶,将那瓦给揭开来。

    眼见着这房子即将就要被破除,小妖朵朵飞到了我身旁的一米处,大声告诫各人,说大家小心,这些家伙十分珍惜性命,轻易不会自爆。不过一旦受了重伤,便会废物利用。它们自爆,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集中精力,打头,一击致命,就不会担心被炸着了。气布于身,也可以防止被阴火点燃……

    小妖话儿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头顶一阵乱响,一大片黑瓦给大力掀开,露出了黑蒙蒙的天空。

    凉风吹入,灌涌近来。

    我们往中间挤,相互依靠,只见房梁顶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十数头黑影由上而下,或者落在房梁上,或者站在地面桌子前,佝偻着身子,怒目圆瞪,直勾勾地瞧着我们。这些猴子浑身青白色,眼睛像玻璃球一样凸出来,黑红的舌头伸出了嘴巴,双手指尖锋利,又黑又寒。

    杂毛小道和杨操,一人持剑,一人持着一对骨棒,将跌落到我们头顶上的瓦片给一一挑飞。

    突然,我们头顶一黑,一庞然大物从天而降,朝着我们的脑门子顶压来。

    这东西来势汹汹,我们都往旁躲闪,退了两步,感觉脚底地皮一阵颤抖,咚的一下,便见到一头比周遭同伴要大上一倍的肥硕冥猿,落在了我们刚刚站脚的地方。这货高有一米八,浑身肥肉颤抖,有浓黑的雾色环绕,因为没有毛发,显得更加恐怖,铜铃般大的眼珠子直瞪,然后仰头一嚎,地下的,房梁上的,桌子跟前的,一齐朝着我们扑来。

    我们都早作防备,那些猴子一将扑上来,顿时各自卡住位置,或者持剑,或者持棒,而至于我,则是空空双手,一热一冷,朝着这飞扑而来的猴子,瞅准空隙,就是一拍。

    除此之外,空中的两个朵朵也是厉害得很,朵朵双手一环绕,顿时有黑色的轻烟,绿色的氤氲,朝着四处散去,然后朝上升,将那些躲在房梁阴影处的阴毒货色给揪出来,好是一通教训;而小妖,这小狐媚子卷起袖子,就朝着最前头的那个最强壮的奈河冥猿兴奋冲去,准备来个擒贼先擒王。

    战况一启,便顾及不得其它,一阵腥风扑面,我伸手捉住一头奈河冥猿的脖子,双手一分,想要将其脑袋搬家。奈何这东西脖子坚韧得很,只是吱吱叫,双手上面的爪子胡乱挥舞,又朝着我的胳膊处抓去。

    因为害怕它自爆的缘故,我口中高呼一声“镖”,手心劲气一吐,攻入脑髓,然后将其朝着空出来的屋顶掷出。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田师傅被一头冥猿一把抓到了左胳膊,口中高叫起来,右手上的手枪,便朝着对面的这头奈河冥猴当头射去。

    砰——

    一声枪响,将这据说是来自灵界的水猴子一枪弄死,天灵盖都掀开来,露出了白花花的脑浆。

    然而那猴子的眼睛却骤然明暗,一朵幽火从心腹诞生,然后迅速朝着四周蔓延。一秒钟之后,这头水猿便骤然膨胀,并且发出巨大的声响,将自己的一身血肉,全部都引爆开来。这才开始交锋,就踩到了地雷,我们不由得齐步往后退去。那家伙身上的骨头和血肉,以最大的初速度朝着四面八方炸去,便是它的同类都纷纷闪避——尽管都已经来不及。

    突然间,一大篷暗金色的光芒将我们笼罩,那些如同手雷破片般,飞溅而出的血肉一遇上这光芒,速度立刻被缓冲到了最小值,不再有了杀伤力。不过即便如此,我们身上依然尽是鲜血洒落。

    有了肥虫子给我们的屏蔽,顿时所有人都如同打了鸡血,一分钟之内,又杀了六头奈河冥猿。

    正在这时,突然我们的头顶一阵响动,那根支撑屋子的大梁一阵松动,这房子竟然有倒塌的危险,杂毛小道一剑领先,带着我们冲出了前门,走在最后的我刚刚出了门口,眼前的景物顿时一阵晃动,那房子竟然就这般塌了下来。站在院子里,我往回望,不由得凉气冷生,只见那倒塌的屋子后面,小河边缘,竟然已经出现了上百头奈河冥猿,正奋不顾身地朝着我们冲来。

    而面前这倒塌下来的废墟之中,那头巨大的奈河冥猿从石砾中缓缓爬出,双手朝天,一阵疾呼。

    那些刚刚从水里面爬出来的水猴子面目狰狞,一蹦一跳,眼看就要加入到战场里面来。

    突然一把木剑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杂毛小道回头朝着我大喊,说将朵朵收回体内,这话一说完,他便踏着罡布,剑尖朝着北斗星辰的方向指去:“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剑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无弹窗小说网www.Biqugew.Com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