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至尊 > 第五百八十九章 跳梁小丑
    “不对!”旋即不等凌天说话,那达叔已经是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你不是凌峰,你是凌峰的孩子,你是凌天!”

    “没错!”凌天哈哈一笑:“想不到达叔还记得我!”

    “你小子,我怎么可能忘记你。你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来着!”

    大叔眼眶微红,似乎陷入回忆之中:“可惜你小子从小就是个小色鬼,如果是女修士抱着你,你乐的满脸桃花开。可是如果是男修士,你立刻是又哭又闹。当时我也就抱了你一下,你倒好,一泡尿把你达叔我给浇了个透!”

    “呵呵!”凌天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他却是没有想到,这达叔记他的事记得如此之清,三言两语就说出他的糗事来。

    “不过你小子这些年究竟去哪了,还有你又怎么会在这里?”达叔旋即从回忆之中清醒看着凌天,脸上透露出一丝疑惑:“你活着这件事我们倒是知道,这也是你父亲早就计划好的。可是这么多年,你都是怎么过的?”

    不等凌天回答,又有几个男女从工厂里走了出来,这些人全部都是修真者。虽然被人仓促从睡梦之中叫醒,但是却并没有半分疲惫的样子。

    凌天大约扫了一眼,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就属这个大叔了。元神中期的修为,只可惜有伤在身,恐怕最多也只能够爆发出元婴巅峰的能力来。

    而且这里乃是地球,自然也不可能有灵物给他恢复。所以凌天断定,这伤势,恐怕还是当初凌驾被灭的时候落下的。

    最为奇特的,当属这一群人中,还足足有十几个没有修为在身的人。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小孩和少年,包括那凌羽都并没有修为在身。只是学过一些练体的拳脚功夫。

    凌天在打量着众人,众人也在上下打量着凌天。年幼一些的,脸上自然是写满了不爽。毕竟现在一两点钟,正在呼呼大睡的时候却被人给从睡梦中叫醒。

    就是为了看一眼眼前这个他们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

    至于那猩年人,则是个个表情复杂,五味具陈。刚刚凌天和达叔的对话他们也已经是听在了耳中。

    知道面前站着的,竟然是二十年前家族的族长之子凌峰。这让他们不禁心生疑惑,怀疑凌天来到这里的目的。

    尤其是二十年前,可以说是凌峰一手葬送了整个凌家的辉煌。虽然说这件事并非是凌峰做的,但是凌峰作为族长,自然是众矢之的。

    就好似一个国家灭亡了,大家肯定要说皇帝如何昏庸。但是一个皇帝,再昏庸能够如何,就算他每天都要盖宫殿,以杀人为乐,终究也只能够说心思有限。

    一个人又要杀人,又要盖房子,又要娶妃子,还要找好玩的,好吃的又怎么可能忙的过来。

    其实真正昏庸的,乃是一整个体制,整个体制都腐朽崩坏才会造成一个国家的灭亡。

    在帝都古代得的历史之中,没有一届帝王不是后宫三千,广兴土木的。但是有些却被称之为太平盛世,有些则被称之为腐朽昏君,也是这个道理。

    但是在座的人可能会明白,但是他们未必能够想通。毕竟这一群人,个个身上带伤,而且他们的家人恐怕现在也没有剩下几个,这样的仇恨,不是道理就能够讲通的。

    “何事喧哗,像什么样子!”这个时候,一个尖锐的咆哮从工厂里响起。下一刻一个瘦弱的男子也从工厂里走了出来,这人一出来,气场明显不同。

    虽然模样长的那叫一个猥琐,但是一行人中唯独只有他左拥右抱,竟然是带着两个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这两个女子的衣着气质明显不是凌家的人,恐怕是某个小发廊里的服务员,却没有想到被带到了这里。

    “你是何人!”那人明显也是看到了凌天,顿时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随口问了一句。

    “见过族长!”果不其然,这人出现之后所有人包括凌天身边的凌羽都向前两步,冲着这人鞠躬行礼。

    那人摆了摆手道:“我问这人究竟是谁,又是谁将他带到这里的!”

    “回禀族长,这人乃是我们散落在外的族人。刚好被我碰到,我就将他带了过来。”凌羽连忙说道:“他已经通过了血脉珠的检查,确定是我们凌家人无疑!”

    “哦?”那中年男子眼珠一转,上下打量着凌天。虽然凌天不知道他究竟在算计着什么,但是恐怕绝不是什么好事。

    只听达叔这个时候也说道:“回禀族长,这人就是当初我们的族长之子,凌天!”

    “什么!”那族长顿时眼睛瞪的溜圆吃惊的说道:“你说他是凌天,那他老子呢。那个叛徒凌峰何在!”

    “叛徒?”凌天皱了皱眉头,发出一声冷哼。却并没有辩驳什么,毕竟这其中的缘由他也不知晓,这一句话只是为了引出对方的话而已。

    果不其然听到凌天的这一声冷喝,那族长就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顿时大声叫嚷道:“怎么,也对。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婴儿,恐怕你不知道吧。你爸虽然是我们凌家的上任族长,但是他同时也是我们凌家的叛徒,是毁了凌家基业的罪魁祸首!”

    “族长!”达叔顿时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件事毕竟只是我们的猜测,毕竟我们也没有证据!”

    “呸!”那族长顿时冷笑道:“凌达,你要证据。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么,他在大战之前,就已经给他自己安排好了退路。把他的独子给送了出去,我们现在个个带伤,流离失所。但是你看他,过的有多滋润。那一身名牌,怕是能把这工厂都买了去吧!”

    这族长一开口,声音尖锐,连消带打。一个大帽子,已经是扣在了凌天的父亲的身上。

    不过凌天却知道,他根本是在放屁。凌天若真是他父亲亲手送出去的话,决计不可能会不给凌天安排后路。

    试想谁又会自己的孩子送给一个杀手组织的老大,让他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杀手?

    所以听到这话,凌天当即是哈哈一笑:“不见得吧,个个带伤,流离失所么?我看族长你可是过的滋润的很,身上不但没有受伤,还夜御两女好不快活!”

    “混账,你这是对待族长的态度么!”那族长顿时咆哮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把他给我拿下。拿下了小的,还怕老的不蹦出来么!”

    “等等!”达叔连忙制止:“族长,再怎么说小天也是我们的一份子。单凭一个怀疑的念头,就将他抓起来,未免太让人寒心了!”

    “凌达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这个时候,那一群人中的一个人却是阴阳怪气的说道:“就算他不是害我们凌家灭门的真凶。单凭他刚刚嘲讽族长的那邪,就足以宣判他的死刑。而且现在族长不过是要我们将他抓起来,并没有说要杀他,你急什么!”

    “就是!”又有一个人应和道:“族长宅心仁厚,不然的话直接就下令将他诛杀了。”

    说完又扭头对凌天说道:“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免受皮肉之苦。如果真的查出你没有谋害凌家的嫌疑,以后这里还是能有你的容身之地的!”

    “那倒是好笑了!”凌天摇了摇头:“恐怕你们这不是什么人间仙境吧,怎么就这么笃定我想要留在这里?我在外面的生活,比起你们来,也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说完凌天阴森一笑:“再者,你们凭什么觉得就吃定我了?莫非就凭你们这一群老弱病藏,就觉得可以留下我?”

    “小子张狂!”这个时候,却是达叔突然一声怒喝,双脚一蹬,主动朝着凌天冲杀过来。

    达叔的突然出手,不但是凌天没有料到。就连那族长和支持族长的一群人也没有料到。但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出,达叔的这一掌乃是打出了真怒。

    不过凌天旋即却是流露出了一丝释然的神色来,因为以他的角度,分明可以看到,那达叔不停变化的口型,透露出的乃是两个字,快走!

    只是凌天注定要辜负他的好意了,此时的凌天就好似一个木头桩子一样矗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看到凌天竟然是没有丝毫要动的趋势。那达叔一咬牙突然收招,下一刻转身朝着人群扑杀而去,口中同时大吼道:“凌天快走!”

    “凌达,你竟然敢背叛家族,杀,给我杀了他!”那族长一声尖叫,下一刻双手一捏。只听咔嚓咔嚓两声,他身边那两个已经目瞪口呆的女人,顿时被他直接给捏成了两团血肉。

    也合该她们两个今天倒霉,先是被诱骗到这里服务一个脏乱差的地方,又要服侍一个长相猥琐的人,结果现在还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惨遭灭口。

    只见下一刻,那族长双手一震。那两团血肉,直接化为两道血箭,朝着凌达狠狠撞去。

    这族长,虽然长的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但是却是实实在在元神期的修为。不然也不可能在凌家灭亡之后,自己拉着一帮凌驾人,族长了一个小群体,还自己窃据大位成为新族长。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