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至尊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笨鸟先飞
    刚刚进入车厢之中,赵朵儿一句话都没说,便很不淑女的再次扑在景月灵的怀中昏睡了过去。

    而周琅则是一声苦笑之后,开始粗略的向凌天讲解了一下现在他们将要去的地方究竟是哪里。

    现如今的帝都,军队之中一共拥有着三位元帅,十二大将军。赵朵儿的爷爷赵先泽,就是三大元帅之一。

    元帅,乃是帝都领导层仿效古人对于军中级别的划分,而设立的一个职位。其背后代表着,一个军人生涯至高的荣耀,没有之一。

    将军可以分为上将,中将,少将以及大将。而元帅整个帝都,也只有这么三个而已。足可以想象这三个职位背后所代表的荣誉。

    三大元帅如今年纪都已经不小,已经不再直接负责军务。但是在他们手中却分别掌握着三只直隶部队。

    这三支部队,放到过去,就相当于是他们的私军。要被皇帝知道了,那可是要灭九族的大罪。

    但是现在社会开名,领导层也都是选举制,而非世袭制。所以也就不存在,有人要颠覆政权这一说。

    这三大元帅手中的直隶部队,全部都是秘密编制。每一只部队不多不少,刚好万人。只有在老兵死掉之后,才会由新兵补充进来,永远保持一万人的名额。

    而他们所需要负责的,也多半都是一些秘密任务。比如营救,劫持,暗杀,追剿等等。三只部队的名字,分别是腾蛇,蛮王以及笨鸟。

    听周琅说到笨鸟的时候,刘悦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来,似乎想笑却又实在不好意思笑一样。

    周琅见状也不禁是哈哈一笑:“想笑就笑吧,但是第三只部队的名字的确叫做笨鸟。而且正如你所猜测的一般,笨鸟军,就是赵朵儿的爷爷所操控的那一只秘密部队。”

    “笨鸟先飞,笨鸟先飞!”睡梦之中的赵朵儿听到笨鸟两个字后,立刻是吆喝了两句好像是歌,又好像是口号一般的字句来。

    周琅顿时压低了声音说道:“赵朵儿从小就被塞进了那笨鸟军,跟随笨鸟军的战士一起训练。笨鸟先飞,就是他们笨鸟军的口号,代表着他们处处都要走在敌人的前头……”

    听到这里,凌天再看向赵朵儿的眼神,又不禁是多出了几分赞赏。别的不说,单就这份品质,当凌天的徒弟倒是的确足够了。

    试想一个女孩,竟然自幼就和特种部队一起训练。最为关键的是,她竟然能够一直坚持下来,其中究竟要付出多少的艰辛和努力,凌天还真的对她有些刮目相看。

    下一刻,凌天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凶光,一股淡淡的杀气,在凌天的控制下,朝着赵朵儿包裹而去。

    就在杀气刚刚沾染到赵朵儿的一瞬间,原本正在熟睡的赵朵儿,身体突然猛的一抽,直接缩一团,滚向一旁。

    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甚至是将她抱在怀中的景月灵都没有回过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却已经是取出手枪做出了防御的架势。

    虽然并没有能够在这车厢里找到任何的掩体。但是她俯卧的姿态却能够保证,她就算在中枪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立刻死去,而是能够带走那想她攻击的人,为他偿命。

    “朵儿,马上可就要到你爷爷家了。你的酒还没有醒么,又在发酒疯,也不怕你爷爷一会又吼你!”景月灵此时终于是回过神来,却不禁揉了揉额头,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赵朵儿直到此时,才算是真正的清醒过来。一脸迷惑的看了看凌天又看了看使劲才能够憋住笑的周琅和子杉,足足愣了半响,这才一脸悻悻的收起了枪,嘟嘟囔囔的说道:“真是奇了怪了,我明明感应到了杀机,怎么回什么事都没有?难不成真的是我睡糊涂了?”

    “朵儿!”这个时候,凌天淡淡的开口说道:“稍后不如把你父亲也叫来如何!”

    “我父亲?”朵儿顿时有些迷糊:“师傅,你要见我父亲干嘛?”

    “你既然要拜师,那自然也是要有一场像样的拜师礼才行!”说完凌天微微一笑:“毕竟你是我收取的第一个徒弟,还是有个仪式要好一些!”

    “仪式?”赵朵儿先是一愣,旋即腾的一下蹦了起来,结果自然是咚的一声,狠狠的撞到了车顶上。不过饶是如此,只见他却是一边揉着脑袋,一边齿牙咧嘴的笑道:“师傅,你是真的愿意收我了?”

    “嗯!”凌天点了点头:“不过你要知道,一旦踏入修真界,弱肉强食比起世俗来,也不知道要残酷了多少倍。而且一旦踏入其中,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你可要想清楚了!”

    “不用想了!”赵朵儿立刻说道:“我愿意,一百个愿意。哈哈,师傅你可能不知道,我最喜欢打打杀杀的日子了。可惜我长大之后,爷爷便强行让我离开了笨鸟军,当时可是让我哭了好久!”

    “这是为何?”周琅也不禁有些好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曾经说过你参与过的训练和一些个简单的任务每一次都是得到了全优的评价,既然如此为何你爷爷强行让你退伍?”

    “恐怕是因为她的身份吧!”凌天却已经是完全听明白了,当即笑着说道:“她的个人能力再如何的优秀,但是她元帅孙女的身份注定了她不可能得到普通士兵的待遇。和她一起出任务的士兵,若有若无的都会多多照顾她。

    本来一个稳定的队伍,或许就会因为她的出现,而使得重心发生转移。或者是战斗的时候,不能够按照既定的计划来执行,最终导致功亏一篑!”

    朵儿听完凄然一笑,点了点头道:“没错,当时我哭过,闹过。最后也是父亲,实在不忍看我伤心,才告诉了我这些。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的身份已经注定了有许多事,根本是我不能够做的!”

    “当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刘悦这个时候也幽幽的说道:“就好似我一般,作为刘家的旁系。从出生开始起,嫡系的那一群大老爷们,已经是为我安排好了我以后要走的路。

    你们可能看不出来,我这个人其实骨子里充满了疯狂和不安分的因子,但是现实中我必须按照他们的要求,几个星期或者是几个月不动弹的坐在实验室,处理一些我根本碰都不想碰的数据!”

    凌天听到这里,也不禁是苦笑摇头。这个世界,又怎么可能尽如人意。

    这几个女孩在这里抱怨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在凌天看来纯粹就是吃饱了没事干,闲的无病呻吟。

    刘家虽然势大,但是如果刘悦铁了心的不想跟刘家干。自然也可以选择退出刘家自己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那个时候,她整天为了几十块钱而斤斤计较的时候。怕是又开始回忆自己以前在刘家的一个筹码一百万的向外扔时那份潇洒自如。

    也只有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从来不知道挣钱的辛苦。才会觉得生活其实有很多种选择,只有有钱人的生活才叫生活,没钱人那叫生存,这句话可谓是一点都不假。

    汽车很快平稳落地,凌天打开车门就发现,他们竟然是来到了一处古色古香的住宅区。这住宅区,并不奢侈,相反可以是用普通来形容。

    到处都是绿树成荫,红砖绿瓦,颇具有九十年代的建筑风格。现如今到处都是钢铁大厦,能够见到这样的社区,反倒是让人的心灵都跟着宁静了下来。

    “呦呦呦,这不是老赵家的孙女回来了。怎么小脸红成这样,我看看,是遇到啥好事了?”几人刚刚从车里走出来,就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笑着打趣道。

    凌天寻声望去,却只见一个穿着帝都军装的老人,正拄着一根拐棍,大步的朝着几人走了过来。

    在他身边几个同样穿着军装的小兵,急急忙忙的护在左右,一副想扶却又不敢扶的样子,实在是有鞋稽。

    “林爷爷,你怎么又溜出来了!”赵朵儿和这老人明显是熟悉的很。连忙是蹦蹦跳跳的迎了上去,将那老人给搀了一把。

    这老人,看上去虚弱。但是精神却是好的很,凌天大概也能够看出来。在他体内有一股真气的种子,正在远远不断的温养着他的五脏六腑,应该是不久前才有人用真气帮他梳理过身体的。

    这样的身体,基本上都是无灾无病,最终寿终就寝。不过世界上能够享受这种待遇的恐怕也屈指可数。

    毕竟真气种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凝聚的,那人给这老人梳理一次身体,恐怕自己都要虚弱个两三个月。

    “你个小丫头片子,什么叫做溜。你没有看到么,老头子我今天是正大光明的走出来的,我的病已经请大师帮我看过了,麻毛病都没有!”这位姓林的老人,明显的是兴致高昂。

    说完不等赵朵儿开口,那老人又接着说道:“你来的正好,你是去看你爷爷的吧。我也是去找你爷爷的,听说他个老东西竟然感冒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去!”

    “什么!”赵朵儿一听,再也不服刚刚的从容,顿时惊讶的问道:“什么时候病的,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