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至尊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同意
    “我不同意!”江鹤立刻摇头,看了凌天一眼道:“你也不用对我发脾气,现在我乃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和你交流,考虑的也是我女儿的终生大事。这不是交易,也不是儿戏,不可能因为你的人品如何或者手段如何,我就让步!”

    一时间,凌天陷入两难的境地。

    如果是前些时候,他和江梦竹之间的并没有公开身份,确定恋人关系。

    凌天听到江鹤这一番话后,甚至是要感谢江鹤。主动会要求江鹤去劝慰江梦竹。

    但是现在,凌天和江梦竹已经明确了是恋人。江鹤这个时候出现,横插一杠子,明显让凌天有些不爽了。

    但是不爽归不爽,这件事,凌天倒是并不觉得江鹤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换位思考,凌天觉得如果是有一天,他站在江鹤的位置上。

    他的女儿,要等一个有很大可能根本不会回来的人,他也绝对不会同意。

    凌天是不是天才,肯定是,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现在凌天大势已成,本身是元神期的修为,宝相功大乘。凝聚出了真正的五行琉璃体,本体简直相当于半个昊天鼎,能够吞噬一切五行能量。

    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甚至有冲击仙人的资格。

    但是再反观凌天将要回去做的事,收取上古遗境,去同时和一个法相期的高手以及上古意志的残留意志碎片战斗。

    再要去公然面对一个万象期的九位灵狐傀儡,要将之解救出来。

    另外还要去寻找石语嫣,在强敌环绕的森林区域,公开建立势力。和那些阴谋算计他的大能们,开始了真正的碰撞。

    这些大能,从一开始就算计凌天,未必背后没有紫霞星意志的授意。

    如此算下来,以凌天元神期的修为,无非是刚刚能够自保而已。至于每一件事经历下来,是生是死,还未有定论。

    凌天是天才,许许多多的青年子弟也是天才。

    但是既然是天才,就注定要走上一条与普通人所截然不同的道路。这一条路上,无限风光,但是背地里却是时时刻刻都在拼命。

    如果凌天是一个普通的修士,中规中矩的修炼着门派的功法。用三年来筑基,十年入灵胎,百年结元婴,千年化元神,万年成法相,十万年显万象,百万年得大乘,五百万年迈入仙人之道。

    一路上踏踏实实,普普通通,这才是真正的修行。

    但是现在他是天才,修为几乎是跳跃式的发展。如今到现在为止凌天已经进入元神,但是也不过就是用了三四年的时间而已。

    用四年的时间,完成了别的修士需要一千年才能够做到的事。

    这种事,怎么可能不是传奇,又怎么可能不让人嫉妒?但是回想凌天一路走来的经历,每一步都是步步惊心,稍微有点差池,都是万劫不复。

    每一次凌天的晋升,都是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得来的成功,没有任何的取巧。而这些,都是外人所不能够看到的。

    但是如今以江鹤的位置,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也正是因为这些,他身为一个父亲,才没有被凌天身上笼罩的光环所晃晕,哭着喊着要将自己的女儿送出去。

    反倒是百般阻拦,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和凌天在一起。

    凌天拥有的太多又能够如何,哪怕是这马小志的铁杆哥们又如何。只要死了,一切都言笑云山。

    坐拥金钱千百万,临死两手攥空拳的事,不止适用于世俗界,同样适用于修真界。

    活下来的才是天才,死了的都是尘土。就算生前再了不起,死了之后,他的名声和事迹,最多不过是化为故事。

    而且是一个个被串改的面目全非的故事。因为故事,往往都是胜利者编写的,没有人会在意一个死者的想法。

    尤其是凌天这样,一个人做大。没有人任何门派和势力庇护的这一类人。死了之后,更是一了百了,连浪花都激不起一个。

    那些以前追随他的朋友,也要跟着倒霉。一切亲人,恐怕都要成为敌人宣泄的对象,下场凄惨。

    “不用说了,我同意!”就在场面陷入僵局之际,一个雍容的声音,淡淡响起。下一刻已经是几个人影从鸿蒙城的正门走了进来。

    刚刚说话的自然就是领头的那女子无疑,凌天仅仅是看了一眼这女子,就感觉到了一股雍容的气度散发出来。

    这感觉就好似地球上,那些真正的名媛贵妇一般。哪怕容貌并不出众,也不需要浓妆掩盖,更不需要去美容整形,只需要站在那里,立刻就是全场的焦点所在。

    这就是气度,一些个女人无论如何想要得到而得不到的东西。却没有想到,在修真界,竟然也能够遇到这种奇女子,真不世道她是如何养成的。

    “这人是谁?”凌天更加纠结于刚刚这女子所说的那句话,她说她同意,难不成,他竟然会是梦竹的母亲不成?

    想到这里,凌天不禁悄悄多打量了那女子一眼,立刻发现。这女子应该就是江梦竹的母亲无疑。眉宇之间,颇多相识之处。

    一想到,自己未来的岳母,竟然是这般的高贵,凌天心中也不禁有些紧张。不过从她刚刚的言语之中,凌天倒是感觉到她是偏向自己的,这又不禁让他宽慰了几分。

    “欣如,你怎么来了?”下一刻,却是江鹤立刻迎了上去来到那女子身边道:“不是告诉过你,让你晚几天再过来么!”

    听到这里,凌天也明白过来。看来是这江鹤,担心这一场天灾大劫根本无法抵御。所以才会安排这他老婆玩几天再来,以免出现意外。

    不过他夫人欣如,明明是半步法相的修为。比江鹤的修为还高出许多,江鹤的担心未免是有些多余了。

    就算是天灾真的无法地域,欣如活下去的希望,也绝对比他大的多。

    “怎么!”欣如看了江鹤一眼道:“我女儿在这里,难道我这个当母亲的就不能来看看?还是你觉得,你可以护的我女儿的周全?”

    江鹤让这女人一番质问,立刻是说的缩头缩脑,一副猥琐的劲头浮现。让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把这两个人想象成为一家子。

    而且凌天,已经敏感的从欣如的话中,分析出了一丝别样的感觉。这欣如来到之后,一直在强调,是“我女儿”而不是“咱女儿”这可就有些意思了。

    会出现以上原因的可能无非只有两个。其一就是这欣如和江鹤是在置气,应该是彼此之间拥有了矛盾。

    第二种可能,就是这江梦竹的确不是江鹤的亲生女儿。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凌天心中下意识的感觉到,这第二种可能的成分比较高一些。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江梦竹的面相之中和江鹤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在世俗之中,一个人有可能像母亲,不像父亲,这种事还是能够说得通的。

    但是放下修真界,孩子的诞生却有着别样的意义。尤其是像江鹤和欣如这种等级的存在,孩子的意义是两个人的延续,而非只是一个孩子这么简单。

    所以这孩子诞生之后,必然会在面相上拥有两人的共通之处。但是现在看来,江梦竹的脸上只有她母亲欣如的影子,却并没有半分豪江鹤的影子。

    这可就有些耐人寻味,只得让人琢磨琢磨了。

    “我这不是让梦竹她进入了庇护所嘛,梦竹的修为,最近又得到了提升。已经是进入元婴巅峰的层次,在庇护所中,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江鹤愣了半天,终于小声的狡辩了一句。

    不过这句话,听起来,却又是那么的苍白和无力。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欣如当着众多人的面,可是一语就点破了江鹤修为较低的事,可谓是没有给江鹤留上一点面子。

    联想到刚刚江鹤说过,愿意为欣如牺牲掉其余的一切女人,那么这件事就越来越让人耐人寻味了。

    不过现在凌天是一个头两个大,万万没有心思加入这样的八卦之中。

    修真者性情淡泊,一个女修和几个男修保持关系,或者是一个男修拥有几个女修的事,比比皆是,所以就算这江梦竹不是江鹤的孩子,凌天也并不觉得惊讶。

    而且他和江梦竹,乃是真心相惜。不参杂其余的任何利益因素在其中,所以江梦竹的出生究竟如何,和凌天没有任何的关系,凌天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去纠结。

    不过欣如却并没有再搭理江鹤的想法,反倒是冲着凌天一招手道:“你叫做凌天是吧,过来说话!”

    凌天苦笑一声,当即迈步走向前去,冲着欣如拱了拱手到:“见过伯母!”

    “伯母?”听到凌天的称呼,欣如当即笑了笑:“好陌生的称呼,这两个字,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天会用被用在我的身上!”

    凌天也是笑了笑,潇洒大方,没有一丝的做作:“伯母你既然是梦竹的母亲,我自然不好直呼名讳,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两个字最为贴切!”

    “不过!”欣如点了点头道:“这两个字我很喜欢,有一种亲情的味道在里面。以后你就称呼我为伯母无碍,你和梦竹的事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你放心,我同意你们在一起!”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