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至尊 > 326.第三百二十四章 来历
    吃货这一嗓子,颇有些惊天地泣鬼神的味道。吆喝出来,将凌天都是吓了一跳。足可以显示出他的震惊,绝对是到了极致。

    要知道,当初吃货在见到上古遗境的时候,都没有表现出如此的状态。

    恐怕这件事,根本已经是超出了吃货的认知,更别说是凌天了。

    这个时候,那孝和掌门也发现了凌天的到来。那孝似乎极怕生人,看到凌天之后,吓的躲到了掌门背后。

    而掌门却是饶有趣味的打量了凌天一眼,目光之中透露着玩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天自然也不会老实,而是偷偷摸摸的打量了掌门一眼。

    这掌门看上去,也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十**岁的模样。脸蛋和身材只能够算是普通,但是气质却是凌天见过的所有女人之中最为出众的一个。

    浑身上下有一种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架势,恐怕这也是和她的地位有关。

    而且她如此年轻,修为却已经是元神期的修为,实在让人不敢想象。

    只是这倒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修真者长生不老,只要活着,就能够保持年轻时的容颜。甚至可以修改自己的容貌,将自己塑造成自己理想的模样。

    就好似那李娜和王雪一样,寿元也已经都是一百多岁的存在。但是模样仍旧是天真烂漫的少女。

    这一点也没有任何好纠结的,修真无年月。修为高了之后,随便一个闭关就是成百上千年,所以在修真界从来不用岁数衡量一个人。

    “你就是嘉文?”掌门收回目光,转身拍了拍身边的孝,示意他不要害怕。这才轻声向凌天询问道。

    “没错!”凌天点了点头:“弟子嘉文,因为刚刚从上古遗境之中归来,境界并不稳定。所以前段时间闭关了一个星期,没有收到掌门的命令,来的太迟,还望掌门大人恕罪!”

    “这倒无碍!”掌门笑了笑,低声在那孝耳边轻语几句。那孝颇为乖巧的点了点头,又悄悄看了凌天一眼,这才转身跑来。

    “孝子不懂事,倒是让嘉文长老见笑了!”掌门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但是任谁都能够看出来,她对于这个孝的疼爱,乃是发至内心的。

    “不过我却以为,孝子的可爱之处,也正是如此。天真烂漫,不懂作伪。喜欢便是喜欢,讨厌便是讨厌。高兴就是高兴,害怕便是害怕!”掌门不等凌天回话,便又接着问道:“不知道嘉文长老,可有此感?”

    “掌门所言极是!”凌天自然不可能反驳掌门的话,却也并不觉得有多赞同,当即行了一礼,附和着干笑两声。

    “哦?”那怎么怎么可能觉察不出凌天的情绪不高,当即好奇的问道:“怎么嘉文长老,莫非你不喜欢孩子?”

    “额!”凌天略微犹豫了一下,旋即却是苦笑着摇头道:“回禀掌门,嘉文我目前尚无子嗣,却实在无法体会别人口中所言的天伦之乐。大道孤独,每一个姻缘,便是一段因果。凭白沾染,只会让人因果缠身,永世不得超脱!我对婚姻和孩子,倒是的确没有太大的兴趣。”

    凌天这一番话,真真假假。关于孝,凌天倒是的确没有太多的兴趣。

    也许是前世做惯了杀手的行当,使得他的性格之中有一丝的偏执。

    这大概和凌天根本没有童年也是有很大的原因。

    有时候凌天行走在外,看到一群孝蹲在那过家家,玩泥巴,稍微一点不顺心,就哭鼻子找家长,都会觉得有种不喜欢的感觉。

    凌天自己在他们那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杀手训练,熟悉一些杀人的技巧和武器知识。每天课余生活,还要接受各种搏斗技巧的训练,从小就将一些个格杀技巧埋入他们心里。

    别说受了委屈去找人哭了,有时候看到同伴因为完不成训练被教官一脚踩死,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所以对于刚刚那孝一见到人,就吓的躲到掌门身后,凌天心里本能的就感觉了一丝不屑。

    认为这孩子乃是温室之中培养出来的花朵,以后术法方面成就再高,在心灵上仍旧是废物一个。

    不过后面半句,则是凌天自己加上。他是为了给自己竖立一个木讷的形象,让炸掌门误以为他是个为了修行,可以放弃一切的存在。

    这也是一种伪装,可是让掌门觉得凌天性格单纯,不会有太多的防备。

    果然下一刻,只见那掌门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道:“每个人的想法不同而已,或许有你一天,你拥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改变想法。不过这些我们只是简单的口头交流,无需上纲上线!”

    “掌门英明!”凌天说着,却故意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来。

    “有话就说!”掌门自然将这一变化看在眼中:“无需吞吞吐吐的,我说过这一次,你就当作是普通的谈话就好,无需太过认真!”

    “是!”凌天立刻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犹犹豫豫的问道:“刚才那孩子,好似和普通的孩子又有些不同!”

    “哦?”那掌门好奇的问道:“你能看出来,有什么不同?”

    凌天一听,忍不住想踹这掌门一脚。那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那挥来挥去,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凌天正准备开口回答,但是在开口的一瞬间,却和掌门有了一次眼神上的接触。

    这一接触,使得凌天心中不由的产生了一丝震动。因为掌门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神之中没有一丝的虚伪和狡诈。

    似乎她就是一个平凡的母亲,在听到有人说自己的孩子似乎有某个地方不对劲的时候。立刻紧张的顺势问了一句,绝对没有其余任何复杂的想法在其中。

    这就使得凌天心中产生了一丝警惕,话到嘴边却是突然改口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弟子觉得这个孩子,似乎有些太过胆小了和同龄的孩子有所不同!”

    “原来你也觉察到了!”那掌门顿时长长舒了一口气道:“这也是我今天让你来这里的原因,你应该也知道。我在接见其余的长老时,从来没有让他们进过掌门殿,你是近些年来的第一个!”

    “弟子惶恐!”凌天连忙再次行礼,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你也不要紧张,我让你过来,其实是有求于你!”掌门说着,眉头微蹙道:“我之前曾经听错,你在上古遗境之中,得到了咒术的传承,今天我让你来。就是想让你看一看,这孩子身上,是否有咒术的痕迹!”

    “原来如此!”凌天点了点头,心中却又有了一番计较。这件事,可谓是越来越诡异了,难道说这孩子竟然不是掌门亲生?

    不过这孩子身上的秘密实在天多,先是凌天看到这孩子身后有九条尾巴,而其余的人包括掌门似乎都无法看见。

    其次,吃货也说这孩子身上有九尾灵狐的血脉,是根本不应该存在于天地之间的半兽人。

    单就这两点,就足以说明,这孩子的来历绝对非同一般。只是凌天应该用什么办法,套出点有用的信息拉呢?

    略一思索,凌天的当即有了想法,开口问道:“原来如此,掌门实在太客气了,如果有需要大可以直接传唤我就是!”

    说着凌天又装模作样的摸了摸下巴道:“不过咒术,乃是一种术法。并不可能凭空施展,必须要找到这孩子的出身来历才有可能对他下咒。同样,如果我想要判定这孩子身上是否有咒的存在,也必须要对这房子有所了解才行!”

    “嗯?”掌门皱了皱眉头:“需要如此复杂么?”

    “弟子不敢隐瞒!”凌天连忙说道:“咒术,是术而不是法,根本是无迹可寻。想必掌门自己也对这孩子进行过检查,以掌门的修为都无法查处异常。想必也能够觉察出这咒的玄奇之处!”

    “如果咒术如此神奇,又为何会突然消失,实在让人不解!”掌门随口应付一句,心中却是在衡量利弊。

    恐怕是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将这孩子的一切告诉给凌天。

    要说凌天这一手也着实毒辣,一点便点在了掌门的死穴之上。

    好么,你不是让我给你的孩子检查么,那么你就得乖乖说出这孩子的来历和古怪之处,如若不然,那我就没有办法确定他是否中咒,将选择的权利反倒是推给了掌门!

    “也罢!”凌天也不催促,良久,只听那掌门一声叹息,悠悠的说道:“为了小云,这件事我就告诉你好了。不过我不希望,在门派之中听到风言风语,你可明白?”

    “弟子自然知道!”凌天心中一喜,脸上却仍旧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好像真的对于这孩子的来历没有任何的兴趣一般。

    “知道就好!”掌门摆了摆手:“这件事,就连跟我亲近的几个婆婆都不知道,只以为小云是我收养的孤儿,今天你算是第一个除了我以外真正知道小云来历的人。我说的,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凌天点了点头:“弟子保证走出这里之后,就会忘记一起!”

    “其实小云,乃是我姐姐的孩子!”掌门叹了口气说道:“而且你见到的小云,已经是拥有了二十年的寿命,可是却仍旧只有三四岁孩童的模样。不但在体形方面,在智力方面也是如此!”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