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界至尊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突然顿悟
    两个人闲聊中,提起裴生的事。但是却不参杂任何感情,虽然裴乐称呼裴生为儿子。但是那语气,根本没有丝毫的亲情,仿佛是在说一件货物,一个试验品。

    也不知道裴生听到他“引以为傲”的父亲竟然是这么看待他的话,心中又该作何感想。

    不过不管他感想如何,此时邱吉已经迈步向前,扬刀就朝着他劈了过来。

    虽然裴生不过是伪灵胎境,但是气势丝毫不弱。看到邱吉朝着自己攻了过来,伸手一招,就从储物戒指中找出一面好似燕子风筝一样的盾牌。

    这盾牌,迎风就涨,片刻之后,竟然变成了一面足足有三米高,两米宽的高墙。直接挡在了他和邱吉中间。

    而同时,一杆中品灵器银枪,也是被裴生握在了手中。长枪微微一抖,刺破空气,发出嗡嗡嗡的声响,犹如一条嗜血银龙,缓缓苏醒。

    “噹!”邱吉刚刚才进入灵胎期,战意正浓,看到裴生躲在了盾牌后,竟然是毫不避让,扬刀就砍。

    只听一道刺耳的金属交击声传递出来,连带周围的空间一阵颤动。那盾牌竟然是被邱吉一刀给砍飞出去。

    虽然没有直接破裂,但是其上却是露出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如果不加修补怕是已经没有再用的可能了。

    一刀之威,强悍如斯。

    同样是中品灵器,可是邱吉的黑铁长刀,却是没有出现任何的伤痕。

    法宝虽然强横,但是还需要操控他的人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才行。虽然同是中品灵器,但是但是放在裴生手中,未免让人有种孝刷大刀的感觉。大刀虽然锋利,也得他耍的起来才行。

    反观邱吉,虽然是刚刚进入灵胎不假。但是他的灵胎是从何而来?乃是凌天运用九系真元力,为他凝结而成。

    等同于他的灵胎有了凌天当初凝结灵胎的一丝特制,虽然不如凌天配合着天陨剑爆发出九倍攻击那么变态,但是爆发出三倍攻击,也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裴生本来就是个伪灵胎期,又遭遇了能够爆发出三倍攻击的邱吉,其结果可想而知。

    看到面前的中品灵器盾牌,被自己一刀劈毁。巨大的喜悦使得邱吉有种想要放声怒吼的感觉。

    下一刻邱吉眼中闪过一道血红色的光芒,手中黑刀一卷,再次朝着裴生砍杀过去。

    那裴生原本银枪在手,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颇有几分卖相。

    可是看到自己纯防御灵器竟然挨不住对方一刀的时候。他的两个腿却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他是谁,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以前张扬跋扈说白了,完全是因为他老子的名号,可是他本身的实力却实在是狗屎。

    虽然他能够一个人独挑两个陪练,但是那陪练乃是处处让着他,更是不敢爆发出一丝的杀气。

    说白了纯粹是为了陪他娱乐,但是现在邱吉杀气腾腾,大有一刀将他劈成两半的架势。使得裴生再也硬扛不住。下一刻,脚下一点,拖着长枪,竟然是扭头就跑。

    “这架势,莫非是拖枪势?”裴生扭头就跑,却是惹的邱吉一愣。他可没有想到,这裴生会如此不堪。还以为是裴生使出了一招拖枪势,只要他敢追赶,下一招立刻衔接的是回马枪,一枪就能够将他戳死。

    不过旋即,邱吉哈哈大笑,豪气云干。手中黑刀一卷怒喝一声:“抽刀断水!”

    邱吉想的倒是简单,好么。你不是想要我去追你么,我偏偏不追,一刀抽刀断水,乃是用刀气斩杀出去。

    只见空气之中,一道黑色的刀气,横飞出去。切割着空气,发出剧烈的爆炸声。

    那裴生简直要被吓尿,刀气未至,他都感觉到后背被刺的一阵疼痛,如果真被斩中,除了被砍成两截,哪里还有第二种可能。

    “裴生公子莫怕,你汪师兄来了!”就在这时,眼看裴生一个不慎,下一刻立刻要横尸当场。

    却在这时,一声怒喝传来。下一刻,一个人影已经挡在了裴生背后。

    那人影一出现,伸手就朝着刀芒抓去,只听咔嚓,咔嚓的碎裂声不断传来。那一尺多宽的刀气,竟然被来人给直接抓的寸碎。

    邱吉搭眼一看,来人乃是一个身材和他相当的汉子。不过那汉子手中带着一双银色臂铠,也是中品灵器。

    怪不得敢如此托大,用手去抓他的刀芒,也无非是依仗那双臂铠罢了。

    邱吉首战告捷,现在信心膨胀,看谁都觉得大可一战。

    不过那人一出现,先是查看了一下裴生的伤势,发现他只是后背被刀芒划破了几个口子之外,并无大碍。

    这才放下心来,看了看邱吉突然开口道:“给我跪下!”

    “嗯?”邱吉一愣,旋即突然意识到。这人必定是真正的核心弟子。现在正在用他核心弟子的身份欺压他。

    如果换做之前,他肯定是不假思索的立刻跪下。不过现在,他怎么能够甘心,在众多弟子面前下跪。

    “邱吉,我让你给我跪下,难道你相以下犯上不成!”那人皱了皱眉头:“我汪城乃是核心弟子身份,你区区一个内门弟子,莫非敢反抗我的命令!”

    看到邱吉仍旧没有反应,那汪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暗道邱吉原来是个二愣子,如果邱吉对他言听计从,他还真没有办法。

    但是现在邱吉竟然敢公开反抗他,他就有权利拿下邱吉,然后送去执法部问罪。不过究竟是送往执法部,还是送往他师傅裴乐那里,选择的权利就在他了。

    “好,很好!看来你是刚刚进入灵胎期,以为自己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连门派规则都敢公然抗拒,以下犯上,死罪一条。不过我今天心情好,就让我拿下去,去执法部,让他们罚你流放三百年,留你一条狗命!”

    汪城说着,脚下一戳,下一刻直接就超则邱吉抓来。

    这一下邱吉可谓是彻底犯难,如果他反抗,可就真的是要闹出大麻烦来了。如果说汪城让他下跪,他还可以去执法部狡辩一番。但是如果敢直接对汪城出手,以下犯上的罪名可是彻底坐实。

    正如汪城刚刚所说,以下犯上,就算死罪能免,也至少要流放三百年,在门派里从事最为卑贱的职业三百年,才能够得到解脱。当然前提是,你能够活过三百岁再说。

    就在此时,邱吉只感觉面前突然多出一个人影来,看那背影,竟然正是凌天。

    邱吉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竟然是凌天为自己出头,难道凌天要放弃计划,或者是凌天要直接提前开始计划?

    一个个的念头,在邱吉脑海之中不停的闪过。按照道理说,凌天将他至于险地,还是得他一身功力就要在一个月后全部消散。他因该是恨死了凌天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何,他的心里却对凌天生不起半点的仇恨。

    因为从来没有过一个时刻,他感觉到自己比现在还要快乐。

    也从来没有过一个时刻,他感觉自己的腰杆有像现在这么直过。

    昙花一现,虽然短暂,却未必没有苟延残喘一生要来的更加精彩,这一次邱吉竟然觉得自己的灵魂,有一种打破枷锁,破茧重生的感觉。

    这一点,站在邱吉身前的凌天比邱吉的感受还要强烈,这一刻,凌天简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没想到竟然是在这个时候,邱吉运用他残存的潜能自行突破。

    或许正如邱吉自己所说,他这是厚积薄发,在筑基中期足足停留了十年的时间。十年内,积攒的潜能已经到达了一个可怕的地步。

    哪怕凌天用银针刺穴的手段,激发了邱吉的一部分潜能。但是还有许多潜能保存了下来,所以在这一刻,邱吉才会自行突破。

    领悟到了昙花一现的意境,然后诞生真意种子,自行凝结灵胎。这种情况,别说万里挑一了,十万个人里,都难以遇到一个。

    但是竟然被他凌天遇到了,所以说凌天才是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不过邱吉二次凝结灵胎,乃是纯粹的内部变化,外表却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不是凌天的九系真远还在邱吉的体内运转,凌天也不可能知道。

    不管如何,这个时刻,凌天是绝对不能够让人打扰邱吉了。必须要给邱吉一个相对平稳的环境,让他彻底通畅念头,凝结出来的灵胎才会更加强大。

    凌天原本准备在那汪城攻过来的一瞬间,突然亮出核心弟子的身份牌,以这种手段凸显出他嘉文王子这个身份的嚣张。

    不过现在看来,他却是要和这汪城好好玩玩,来拖延时间了。

    “香象渡河!”既然这是纯粹技巧的比拼,凌天自然也不会使用术法。这几乎是在门派内比试的规矩,门派毕竟是公共之地。

    两个人的仇怨再深,发生冲突的时候,也不能够在宗门使用术法。不然几个法术下去,别说楼阁前的平台了,就算是整个楼阁,都要灰飞烟灭。

    当初在驭天城战斗时,荡阴子一个阵法,整个驭天城都被笼罩其中。如果不是凌天及时破去,驭天城究竟还有没有都是未知。

    同理,如果两人在这里比拼术法,整个门派都要遭殃。那个时候,也别管两人什么身份了,都是难逃一死。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