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鬼胎十月 > 第40章 诡异战场
    学校停课两天,上面下了搜查令,将学校内部进行封锁搜查,一定要找到杀人的凶器,那把杀人的手枪。

    这绝对是一起恶**件,在大学的内部,居然出现了枪击案。

    根据验尸报告,男生头部中枪为日军常用的明治二十六年式手枪所发出的的子弹,这种手枪在二战的时候经常见到,现在早就过了服役年代。

    现代日军也没有在用这种手枪,由于我们学校是建在以前的抗日战场原址上,警方只能判断这把手枪应该是二战战争时遗留在附近战场,被人发现捡走,从而酿成的一场谋杀案。

    相信凶手,他还在学校里面!

    学校的前后两个大门都是有监控探头的,已经能够确定夜间没有外来人员进来,只有十几个唱ktv回来的女生,还有两个出去喝酒的男生喝的一身酒气回来。

    操场是有监控探头,听说只拍到几个男生在打篮球,这个中弹死亡的男生先行离开去了教师宿舍楼。

    他从宿舍楼下来之后,去操场捡回自己的篮球。

    就在这个操场上,黑暗中似乎有人在追这个男生一样,男生飞快的奔跑,由于监控的夜拍能力比较不理想,只能拍到好像是从前边有人把男生堵住,冲着他的脑袋来了一枪。

    秦甜的家是男生最后去的一个地方,秦甜从案发时被带走,就一直没有回来。学校里人心惶惶的,就像是sars病毒流行那会儿,警方对学校做的隔离措施。

    任何人都不能出入学校的大门!惹爱生非

    这两个晚上,星璇都没有出现,我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卧室里面,耳边是千军万马的呼啸声。

    甚至还有金属兵刃的碰撞声,人死前惨烈的悲吼声。

    我忍住自己的好奇而恐惧的内心,没有掀开窗帘朝下看。心里安慰自己,这里住的这么多人,只要我不去招它们,就一定会没事。

    抚摸着肚子,我难受的发抖,耳朵里充斥着这些声音,根本就睡不着。

    我的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星璇不出现,为什么他不来陪我,难道鬼界真的有那么多的事情可以让他忙吗?

    我和宝宝在这里,都快要被吓死了。

    就在这时候,客厅传来了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蹑手蹑脚的打开卧室的门。

    客厅的灯被打开了,是秦甜回来了,她看到我出来,眼睛里飙下眼泪,和我抱在一起,我想她这样,可能是审讯的时候受了什么委屈。

    “怎么,老师,别哭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自己心里怕的要死,还要假装镇定,安慰着秦甜。

    我扶着秦甜到她自己的卧室躺着,一开始,她就是一直哭一直哭,我在旁边安静的陪着她,过了一会儿,她拉着我的胳膊,和我说:“苏紫,我怕……你陪我睡好不好?”

    “我……”我有点不想答应,说句自私的话,我每天晚上都在等星璇来陪我,我如果陪秦甜睡了,那星璇来了怎么办?幻剑毒魔

    秦甜见我不能立刻下决定答应,搂着我的肩膀,求我,“苏紫,你陪陪我吧……又……又死了两个……”

    “怎么了,难道又发生命案了?”我一下提高了警惕,坐直了身子听秦甜说话。

    她忽然又不说话了,一脸的惊恐,我知道她受了不小的惊吓,想先去客厅给她从饮水机里面倒点热水。

    “我给你倒点热水喝喝,这样心情也会平复下来。”

    只是稍微有一点点要起身的姿势,秦甜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立马拉住我的手,紧张的说道:“苏紫,你别走,是……是……这样的。这几天,我一直住在学生楼,我晚上被叫去配合的调查……路上……路上就看见,有人……有人晚上的时候,被乱箭射死了,我亲眼见到的,黑暗的地方有一座漆黑的城墙,从城墙上攒射下来好多羽箭……他死前……的血,血溅在我脸上了,那不是幻觉!真的不是,第二天警察就发现他的尸体,都被射成刺猬了。”

    她的手冰凉刺骨,就像是寒冬腊月里的泡过井水的手一样,她触摸到我的手,寒气刺透的我的皮肤,我的心也跟的乱跳。

    这一切太过离奇了恐怖了,我的内心和秦甜一样害怕,肚子里的小东西,这几天已经哭的没力气了,现在还在沉睡中。

    “别想那么多了,早点睡吧,今晚我陪着你。”我努力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短暂的思考了一下,就像是一个大老爷们一样,搂着惊慌的像小兔子一样的秦甜躺下。

    秦甜这样真的不适合一个人睡,而我自己一个人也是怕的要命,有秦甜在旁边做伴也挺好的。风云二师兄

    关了灯,外面诡异的厮杀声,那种临死前的惨嚎声真的是太恐怖了,每一声都代表了一个生命走到尽头时,面对死亡的恐惧。

    我闭着眼睛,身子一动都不敢动,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秦甜突然开灯了,脸色不是一般的恐慌,“苏紫……苏紫……有东西在看着我们,就在这间房间里,绝对没错。”

    窗户是紧闭着,也不知道是哪里的风吹来,轻轻的掀开窗帘。

    明月照着操场,清冷的月光流泻而下,没有战鼓滔天,只有满地的横尸,这种景象跟电视上拍的根本不同。

    地上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有些断了脑袋,有些脑袋被砍了好几节,也有的是胸口中了刀剑,箭矢,手不见了,面目也看不清了。

    有的肚子被破开了,里面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流出来了。

    就见到死人堆里站着一个白衣服连衣裙的女生,正对着我们的房间,嘴里吹着陶埙,嘴角笑意十分的森然可怕。

    这女的……这女的不就是同样怀了鬼胎的冷晴吗?

    她在这里,又打算搞出什么幺蛾子?

    空气中一股古怪的带着腐尸味的血腥味弥漫开来,我躺在床上,死死的咬着唇,身子颤抖了几下。就感觉到周围的阴风似乎小了一些,被风吹开的帘子也落下了,遮住了外面恐怖而又诡异的景象。

    看到这样景象的秦甜,都快晕过去了,手指上的指甲用力的掐进我的胳膊的肉里。

    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