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鬼不语 > 一百二十七逃十脱
    老狐狸脸色铁青,一语不发,你要说他甘于被人毁去一生道行,那是绝对不敢,这玩意儿就跟性命一样,谁的命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这辛辛苦苦也不知道几百几千年,哪儿能说不要就不要?不过你要让他反抗,这老东西也不敢,现在的形势很明明显,牛二柱和灵童是一伙儿的,他要是敢有异动,这俩人绝对会联手发难,虽说自己保存了大部分实力,也不至于肯定吃亏,但老东西老奸巨猾,这种没把握的事儿可轻易不会干。

    不过老狐狸也有打算,这事儿既不能逆来顺受,也不能反应过激,灵童说的话,他到底是有几分信的,自从到了崇明岛,不但天雷滚滚,而且灾劫不断,你要说这里没啥蹊跷,那连鬼都不信,可是要是为了躲避灾祸,就毁去一身道行,那打死他也也不干,老狐狸虽说不上大奸大恶,可也是老奸巨猾,疑心颇重,只有自己把握在手里的,那才安心,等拔去了七尾,自己啥也不是,只能仰人鼻息,天知道会出什么事儿?还有没有后悔药卖?所以为今之计,只能先保持僵局,用自己的气势将牛二柱镇住,以待变化,自己好趁机溜走,至于渡劫的事儿,那只好以后再说了。

    可他打算的挺好,牛二柱却不信邪,大少本来就胆子极大,如今今非昔比,更是杀打不怕,将那番不闲不淡的话说完,也不等老狐狸有啥反应,抬腿就往前走,那老狐狸见牛二柱来势汹汹,心里头一沉,知道这一次必然要倒霉,有心发作,看了看半空中的灵童,免强把火气压了下去,身子一伏,口中发出一阵咆哮,两只眼睛怒视着不断逼近的牛二柱。

    大少忽然感到双腿一沉,一股巨大的力量迎面而来,压的浑身骨节儿咯咯作响,竟然不堪重负。大少只觉得心慌气短,胸口如同压了一块大石,憋闷无比,再往前走一步都觉得如同登天一般。牛二柱嘴里咦了一声,心里顿时明白,这是老狐狸做的手脚,故意为难自己,以防止自己靠近,这要是平时,按照牛二柱的脾气,早就退避三舍,爱咋咋地了,可自从大少体内某种力量被唤醒之后,性情也有了变化,少了几分油滑,多了几分倔强,此时见那老狐狸负隅顽抗,不由得嘴里冷哼了一声,咬着牙又往前迈了一步。

    大少虽说是简简单单的一步,却把老狐狸惊得目瞪口呆,其实老狐狸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是手下留情,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把事儿做绝,所以刚才虽然是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却也是恐吓多于压制,希望牛二柱能知难而退,谁知道这小子今天换了脾气,不但不知道退让,反而越逼越近,老狐狸心中骇然,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满心惊诧的同时,也有些不知所措,自己虽然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可一般人一旦被这股力量压制,别说行动,就是爬只怕也是难以移动分毫,牛二柱竟然没有任何过于窘迫的表现,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牛二柱见老狐狸色厉内荏,后退不止,不由得一阵冷笑,顶住压力又向前逼近了几步,此时一人一兽已经相距不远,老狐狸已经无暇再顾及别的,前爪按地,身子趴的更低,口中咆哮声嘶哑沉闷,浑身火红色的皮毛根根皆竖,眼中血丝崩现,一副拼命的架势,牛二柱就感觉一股劲凤袭来,刮得身上衣物猎猎飞舞,心中也禁不住有些骇然,他可是自小在野地里跑大孩子,各种野兽差不多都见过,知道兽类一旦摆出这种姿态,那就表示你已经彻底激怒了他,如果再稍微靠近一点儿,只怕对方就会立即发动攻击!

    “二哥,赶紧回来,这老东西怕是要翻脸!”站在一边的马凤仪和卜发财异口同声的喊道,俩人不约而同感到了潜在的危险,卜发财那和牛二柱算是发小儿,自然也知道野兽这种反应代表着什么,马凤仪虽然不太懂这些东西,可她毕竟是女中豪杰,自从出道,各种恶人在她手中死了不计其数,早就达到了可以感知危险的地步,知道牛二柱如果在靠近,必然凶多吉少,情不自禁一起出言阻拦。

    大少回头一笑,竟似毫不在乎,可就在大少回头的空当,那老狐狸忽然又是一声低吼,这一声吼叫异常沉闷,已经没有了先前警告的意味,取而代之的是扑面而来的杀气,低吼之下,大少与老狐狸之间忽然挂起了一阵劲风,狂风中带着一股强悍霸道的尽力,在虚空之中席卷而来,牛二柱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几乎栽倒,衣角裤腿早已被劲风撕裂,与此同时,脸上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袭来,大少下意识一摸,手上一片血红,原来脸上也被狂风撕开了数道伤口。

    如果换做别人,只怕不被吓的肝胆俱裂,也会从此裹足不前,顾及一下自己的安危,谁知道大少见了自己的鲜血,忽然一股无名业火自心头拱起,由玩世不恭变作狂怒无比,眼中一片血红,阴沉着脸又逼近了几步,如此一来,老狐狸和大少只相距不到五步,如果牛二柱愿意,随时都能发动攻击,老狐狸虽然油滑,可身后已是无边的海水,退无可退,这老东西虽然一直没有动手,只不过是忌惮大少和灵童联手罢了,但是牛二柱如果一再逼近,显而易见,他也随时都会暴起发难!?? 鬼不语127

    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儿,每个人心中都像堵了一块大石头,压得胸口一阵憋闷,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那老狐狸在生死存亡之际忽然叹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忽然松懈下来,望着牛二柱摇了摇头,紧跟着又歪头看向那灵童:“老夫也不知活了多少年,自认为什么凶狠霸道的恶人都见过,却没想到今天遇上了真正的硬岔子,牛大侄子初生牛犊不怕虎,果然是后生可畏,只不过相比之下,城隍爷老谋深算,把我们玩弄于股掌之中,似乎更加技高一筹。你叫我们自相残杀,你好渔翁得利,果然好算计,城隍爷,我老胡头儿只得甘败下风!”

    这几句话说得莫名奇妙,令所有人都是一愣,别说卜发财,就连聪明绝顶的杜小仙和马凤仪一时也没明白过味儿来。只有牛二柱,这话一说,无异于在大少耳边点燃了一个炸雷,牛二柱身子一震,再也无法往前走了。老狐狸嘴里说的虽然不太明白,可意思挺明显,无非是说自己中了挑拨离间之计,和老狐狸窝里斗,回头让那角狐捡了便宜,可那角狐在哪儿,老狐狸为什么冲这灵童说这些,难道这灵童是假的?是角狐幻化而成,特地跑来混淆视听?

    大少忽然惊出一身冷汗,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完了,这帮人除了师父和老刺猬,谁也不是角狐的对手,而师父曾经和老刺猬、白无常联手对付角狐,同样是铩羽而归,如果自己和老狐狸加入其中,胜负不得而知,但是要是因为几句话两败俱伤,那角狐便会有机可趁,剩下这些人就得全部跟着倒霉,一个也好不了,全都得在阎王殿里见!

    可是牛二柱又觉得不太可能,那角狐虽然贵为城隍,却是一身邪气,举手投足都没有正神的威仪,这灵童却是一身空灵,不悲不怒,不喜不嗔,而且佛光闪耀,就差脑门子上写上几个大字-“我是活佛”

    了,又怎么可能是假的呢?牛二柱一时心里难以决断,不由得呆立当场,也许是下意识之下,大少回头看了一眼,仅仅是一眼,便叫牛二柱后悔不迭。

    身后佛光普照,祥云缭绕,那灵童端坐在半空,双手合十,两眼半睁半闭,说不尽的通悟和慈悲,哪里有角狐半点妖邪之气?牛二柱稍微一愣,立刻就明白了,心里大呼上当,急忙再回头一看,身后那巨石上空空如也,连根毛儿都没有,那老狐狸用计诓开了大少,早就不知在什么时候逃之夭夭。

    牛二柱几乎起的吐血,终日打燕让燕啄瞎了眼,谁知道这老狐狸竟然和黄皮子一样,鬼心眼儿那么多,被他几句谎话骗得自己心里起疑,回头之间就上了大当!要说牛二柱心里有多恨,那倒不至于,老狐狸讨厌归讨厌,和大少也没有啥深仇大恨,其实他跑了也就跑了,也省得卜发财难做人,可这事儿关键是没有面子啊,自己牛皮吹了一车,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弄了半天,还是让人给耍了,这玩意儿说出去也太丢人了呀!众人呆立了半晌,见牛二柱一脸懊恼,又反过来解劝他。大少这人有个最大的优点,属耗子的,撩爪儿就忘,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不要脸,被人好心好意劝了几句,便又故态萌发,大大咧咧,去欺负未成年小媳妇杜小仙和老狸猫去了,众人见惯了牛二柱嬉笑怒骂,也没空跟他说别的,你要让他知道啥叫自尊自重,那无亚于对牛弹琴。事到如今,这岛上的事儿也就了了,众人都是为了给老狐狸护法而来,谁承想却给岛上土人带来一场大难,粗略一算,死的人至少也有数千,这可是一桩大罪孽,就连牛二柱这么没心没肺的人也觉得索然无味,心理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既然老狐狸不听劝告,已经走了,那众人也就更没有继续呆下去的理由,这些人一商量,得了,事不宜迟,赶紧联络上海三大亨,叫他们派人来接应,赶紧坐船回天津了事!-- by:87942204368064376|719 --> </p>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