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寻华问柳 > 十第十章
    雨华客栈今天仍旧开着,这让很多人惊诧。于是很多人以吃饭为名来问问情况,因此客堂满座,柳钟慕他们根本忙不过来。

    好不容易客栈里的客流减到了一半多,韩慕萱抽空到了柳钟慕身边。

    “义父要我对你说,他们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动兵变了。他最近要在军营里观察军队的训练情况,所以都不在府里。”

    讽刺的是,七十多万大军驻扎在城门外,皇上居然毫不之情。

    柳钟慕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老师他们果然值得信赖,短短的时间内就准备好了。

    “那你要不要过来和浅浅一起睡,浅浅说很想和你再一起睡一次。”要不是她一直在撒娇,他才不会答应了这件事。

    “不了,下次吧!今天我要去看一下大树爷爷他们的情况。”

    闻言的楚浅浅立刻粘了过来:“浅浅也要去,浅浅好想大树爷爷他们。”

    回答她的+是韩慕萱在她额上给的一记暴粟:

    “耳朵这么灵啊?可是楚大伯不是叫你早点回家吗?他们今天很快就会到家了呢!”由于义父走的很匆忙,所以还来不及知会柳钟慕。所以相信今天王氏夫妇到丁府只会扑一个空。

    楚浅浅遗憾的叹了口气:她可不想让爹娘担心咧!

    看到楚浅浅的失望,韩慕萱笑着说:“我在丁府等你,你吃完饭后再来找我吧!”

    闻言,楚浅浅高兴地拥住了韩慕萱:“太好了,浅浅最喜欢萱儿姐姐了!”语毕,在韩慕萱的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好了好了,你再这样下去,有人就要变成醋缸了。”“有人”当然就是指满脸醋劲、忤在一旁的柳钟慕罗!

    楚浅浅也看了一下柳钟慕,然后吐了吐小舌头。

    “慕哥哥,我们工作去吧!客人他们会等急了的。”话一说完,一溜烟地跑掉了。

    柳钟慕瞪了楚浅浅一下,然后转过头蹬向韩慕萱,用眼神杀死她。

    “不要这样看我,我不是你的情敌。”语毕,走回柜台,还气死人地对着厨房的方向高喊,“小五啊,你是不是把醋打翻了啊?我闻到了好重的醋酸味那!”

    “酸味发源地”柳钟慕双肩一垮,走去继续当他的小二了。

    x.s.s x.s.s x.s.s

    辛苦了一天的工作后,韩慕萱三人同往常一样做着自己该做的工作。

    “好了!”韩慕萱收起了银子,对着楚浅浅说,“我在丁府等你,你要快点来哦!要是让我等急了,明天整死你!”

    楚浅浅笑了笑,然后拉了拉柳钟慕的手。

    “慕哥哥,我们快回家吧!”

    柳钟慕的回答是忤着不动。

    韩慕萱笑着说:“怎么?还在吃醋啊?”

    柳钟慕瞪了一下韩慕萱。正欲开口之际,楚浅浅的小脸贴了上来,在他的耳边细语了一句话。

    “走吧!”楚浅浅又拉了拉柳钟慕的手,这回柳钟慕乖乖的走了,“萱儿姐姐再见!”

    “要快点啊!否则我就一个人去了哦!”韩慕萱喊了一句话,傻傻地看了看两人离去的背影。尔后摇了摇头,往丁府的方向走去。

    胡思乱想了,浅浅他们应该很快便会来的。

    x.s.s x.s.s x.s.s

    回家的路上,柳钟慕一脸幸福地拉着楚浅浅的手。

    “浅浅,你刚刚的话能不能再说一遍?”

    楚浅浅犹豫了一下,才道:“浅浅最喜欢萱儿姐姐,但是浅浅最爱慕哥哥。浅浅要当慕哥哥永远的娘子。”语毕,小脸迅速红遍了。

    柳钟慕开心地搂住楚浅浅:“慕哥哥也最爱浅浅了。”

    很快,两人走到了家门口,楚浅浅同以往一样奔了进去。

    “爹娘,浅浅……”但看到里面的景象,她愣住了。

    柳钟慕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立刻冲了进去,入眼的景象也让他愣住了。

    屋子里,王氏夫妇浑身是血地倒在了血泊中,叶丹明显的已经断气了,王成永仍剰一口气地发出呻吟声。

    “爹!娘!”楚浅浅不敢相信地喊了一声,冲到了王成永身边,“爹,爹……你,你怎么了……”眼泪不可遏制地落了下来。

    “浅浅……快……快跑。快……”王成永沾满鲜血的手想抚摸一下楚浅浅,但突然地坠在了地上。他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楚浅浅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爹!娘!你们醒醒啊!不要丢下浅浅,浅浅不想一个人啊!爹……”

    脑中,一幅幅未曾出现过的画面突然出现。有她和小钟慕一起攀玩一座假山的:有她帮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捶背的。接着,脑中只剩一个声音不断地叫着一个名字。

    “雨华公主,雨华公主,雨华公主……”

    “不……”楚浅浅抱着头跪在了地上。她的头好痛。

    “浅浅,浅浅……”柳钟慕被楚浅浅惊叫唤回了神,他立刻跑到楚浅浅身边,紧紧拥住了她,“浅浅不要怕,慕哥哥在这。”柳钟慕看了一下已经仙逝的二老,内心一阵自责。

    “慕哥哥,浅浅的头好痛!”楚浅浅仍旧抱着头,躲在柳钟慕的怀中颤抖。

    “没关系,没关系。”柳钟慕拍着楚浅浅的背,安慰道。

    突然,一队拿着弓箭的士兵冲了进来,排成了一排,对着他们两个。

    柳钟慕惊愣地看着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子,看着自己。

    “柳絮王爷,好久不见了啊!”黄德旭见弓箭兵准备完毕,便对着柳钟慕道。

    “黄……德旭,又是你这个畜生!”柳钟慕瞪大了双眼看着黄德旭。

    六年前,正是他向正赫提议以抄斩镇南王爷一家来逼迫楚浅浅答应婚事,才让他和浅浅分离了六年之久。那个畜生却因此而从一个无名小卒摇身变成了一个四品的员外。

    “嘿嘿……柳絮王爷,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几天前你打了一个男人,而又让丁太傅去找那个男人的父亲。啧啧,柳絮王爷熟不知啊!那个男人,是我黄德旭的儿子!”

    柳钟慕闻言愣住了,那个男的……

    黄德旭可不想浪费时间,他高声道:“皇上口谕,凡和柳絮王爷在一起生活的人全部处死,弓箭手给我射!”

    柳钟慕立刻回过神,搂紧仍在颤抖的楚浅浅,让自己的背对着那十余支利箭。

    十余个弓箭手毫不犹豫地射出了箭,仿佛眼前的是一个罪该万死的人。

    “呜……”柳钟慕痛哭地颤抖了一下,他的背上插满了箭。刺痛,让他承受不了地紧闭双眼。但他的双手仍紧紧搂住楚浅浅。

    “慕……哥哥……”楚浅浅抬起了头,惊恐地看着柳钟慕。

    得意的黄德旭拿着一把剑,走到了柳钟慕旁边。

    “柳絮王爷,我要取下你的首级去领赏了,你安息罗!”语毕,一剑挥去。

    “不……”楚浅浅用尽全力挣出柳钟慕的怀抱,挡在了他和黄德旭之间。黄德旭的利刃在她的背上划下一条长又深的血痕。

    “浅……浅……”柳钟慕趴在地上,用尽全力想转身对向楚浅浅。但最终力竭地趴在了地上。

    楚浅浅见状,立刻用双肋拖着身体爬到肋柳钟慕身旁。

    “慕哥哥……慕哥哥,浅浅下辈子再做你的娘子好吗?”楚浅浅握着柳钟慕渐渐冰冷的手,颤抖地落着泪。

    “好……啊……”柳钟慕渐渐模糊的双眼看到肋楚浅浅眼角的泪水,他心疼地抬起手欲擦去那滴透明,但手升到了半空中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再也不能……帮你擦眼泪了……

    楚浅浅愣了一下,泪珠不断地落了下来。但她仍笑着说:“慕哥哥,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那时正在学走路,你在我前面低头走着……我就那么不小心地撞进了你的怀中。那时,我抬头看到呆愣的你就笑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知道自己的生命中,不能没有……没有……”

    最后一个字还未启口,楚浅浅含笑的闭上了眼睛,他们要到另外一个世界,建造属于他们与世无争的生活了。

    呆愣了许久的黄德旭见二人已经死了,得意地对士兵道:“你们抬着柳絮王爷得尸首回宫。好歹也是一个王爷,我们就留他全尸吧!还有这个女的也一并抬回去。”

    没想到雨华公主还活着,这次的收获也许可以让他被调任成大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意外的是,士兵们还来不及回答,屋子内便蜂拥涌入了四十余个村民,他们的手中握着各式的“武器”。

    为首的张大娘看见倒在地上的四个人,紧咬着牙,生气地对着其他村民道:

    “打死这些人渣,一个也别放过!”

    她的话音刚落,村民们同时抬起了“武器”朝黄德旭一行人冲去,同时一个村民关上了门。

    他们都是柳钟慕四人的邻居,多日的相处让他们早就将这里善良的四个人当成自己的家人了。家人被杀,要他们怎能不生气?怎能不伤心?

    由于黄德旭一干人来不及反应,加上村民的人数足足超过自己三倍,他们很快就被活活打死了。黄德旭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依旧憧憬着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梦。

    张大娘见他们都已经死了,立刻扔了手上的斧子,跑到楚浅浅四人跟前,重重地跪了下去。

    “浅浅,钟暮,楚大哥,楚大姐,我来晚了,我对不起你们……”眼泪再也遏制不住地从眼眶中流出。

    其他村民也默默地低泣着,仿佛躺在不远处的四人真是他们的至亲。

    “扣扣扣……”敲门声突地响起,不断回荡在屋内,伴随着的是韩慕萱急促的声音。

    “张大娘,开门啊!让我进去!”

    她在丁府里等了很久也没有看到楚浅浅的身影,便疑惑的来找她。但一到门口便听到了张大娘那些令她难以置信的话。

    开玩笑,这一定是开玩笑的。

    好一会儿,门开了。韩慕萱顾不得什么礼仪地冲了进去,立即呆呆的愣住了。

    眼前,那个潇洒的王爷背上插满了箭,那个她照顾、宠溺了十年的公主背上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他们和往日慈祥的王氏夫妇一齐倒在了血泊之中。

    韩慕萱用玉手捂着嘴,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了出来。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这句话过后,她跪了下来,拉着一个男人的衣角,伤心地对他哭喊,“告诉我啊!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一场恶梦啊!”

    回答她的,只有满室的哭泣声。

    不远处躺着的柳钟慕和楚浅浅的手仍旧握得紧紧的,楚浅浅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褪去。

    尾声

    翌日,听到了这个令人震撼的噩耗,丁严及郑世昌痛心疾首。他们立刻发动了兵变,义军仅用了三天就攻陷了北京城,正赫被处死在了午门的断头台上。他们总算为柳钟慕他们报了仇。第四天,丁严一干人拥护郑世昌登上了王位,而韩慕萱则被封为了寒雪公主。

    一个月后

    一个美丽的女子拿着一束各色的花朵走到了两个并排的灵位前,她放下花朵,鞠了三躬,然后深深地凝视着两旁的对联:

    寄风雨后朝暮盼红颜望与共一生

    思晨昏间春秋待细柳系真爱永世

    那是柳钟慕五年前写的,那时他以为楚浅浅已经死了,伤心欲绝地作了此联。现在,丁严为它们安插了一个横幅,遣人刻成匾,挂在了他们的灵位旁。

    “王爷,公主,你们一定要在另一个世界快乐的生活啊!浅儿,萱儿姐姐会在这个世界祈祷你快乐的。”

    她又深睇了一下印着“寻花问柳”的横幅,叹了口气,离开了灵堂……

    ——终——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