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柳堡烽火小英雄 > 11、三进据点 一番串、联
    小飞上路时,太阳已经从湖滩的芦苇尖上升起,荡面上腾起淡淡的雾岚。一只不知名的小鸟叫着,从湖畔掠过,落在路边的一棵小树上,迎着阳光梳理羽毛。不一会,又飞来一只,同它并排站在枝头,一唱一和地啁啾。小飞口袋里揣着一把弹弓,但这会儿他无心打鸟,只朝它们望了望,向它们摆摆手,微微一笑,就只顾赶路。

    他走到据点的吊桥跟前,那个站岗的络腮胡子一眼认出了他,老远就劈头吆喝:“小子,你又来了?上回你来过没几天,皇军的洋马就死了,是不是你害的呀?”小飞心中一惊,忙镇定了一下情绪,故作惊讶地说:“什么?皇军的洋马死了?你莫吓我,我们伢子,那有这个本事啊?再说,我跟皇军的洋马无仇无冤的,怎么会害它呢?就是想害,也进不了马房呀!”

    络腮胡子哈哈一笑,说:“你这张小嘴倒蛮会说话的。没事,老朝这地方跑什么?”

    小飞顿时苦下脸来,带着哭腔说:“哪个没事要朝这滩跑呢?我娘得了急病,家里没人,我来找舅舅。”

    “又是家里人生病?你家怎么老有人生病?”

    小飞很委屈地说:“上回是舅母请我来的,这回是我娘病了。那个情愿家里人生病哪?”

    “看你可怜兮兮的,进去吧。”他摆摆手。

    小飞说声“难为”,就大步过桥,进了据点,所幸没碰上鬼子哆嗦。

    厨房内,几个伙夫忙着清洗锅碗瓢盏。

    陈福全拿着两只竹筐,一个扁担,正要出门。小飞迎着叫“舅舅!”陈福全惊讶地问:“小飞,这一大早,你又跑来做什么?”

    小飞咧着嘴,一副要哭的样子,带着哭腔说:“舅舅,你快去看看我娘吧,她半夜得了急病!”

    陈福全一愣,放下东西问:“是什么病?病得什么样子?”

    小飞:“我也不晓得是什么病,就是喊心口疼,一声接一声的,人在床上打滚!”

    陈福全望望小飞,又望望几个伙夫,说:“这么严重,你耶耶呢?”

    小飞很生气似的说:“还提他呢,在外头做生意,成月数不来家。他要在家,我倒不来麻烦你了。”

    “怎么不去找他?”

    “他没说在那滩,上哪滩找去?”

    “请先生看了吗?”

    “我都慌的没主意了。娘说,除了舅舅,我家也没旁的至亲,你快请你舅舅去,我就来了。舅舅,你请个假,快些跟我走吧!”

    烧锅的老伙夫在旁插话说:“大师傅,你妹妹既是急病,家里又没人,外甥特地来请你,你就快些跟崖藤少佐请个假去一趟吧,买菜的事,让小戴代你去。”

    陈福全沉吟了一阵,说:“小飞呀,你先家去照顾你娘,我打发了中饭,就赶过去,好不好?”小飞两眼一挤,“刷”地流下两行泪水,哭着说:“舅舅,我娘疼的要死要活,迟了就怕来不及了,你赶紧跟我走吧。要不,我给你磕头。”说着,就要下跪,被陈福全一把拉住。

    几个伙夫也一起帮小飞说话。小戴上前拿了陈福全的扁担竹筐说:“你别不放心,把买菜的钱给我,买什么,你说声,保证误不了事。”

    陈福全这才掏出钱来,递给小戴,带着小飞来找崖藤。

    因为打了胜仗,又收了不少粮食,崖藤这几天心情挺好。这会儿,他正面带笑容、颠头晃脑地坐在办公桌后面谋划着运粮进城一事;又想等天气稍凉些,再申请一次大清剿,趁东荡武工队元气大伤,未及恢复,将他们消灭在广洋湖里,那么,整个东荡地区就天下太平喽!想到妙处,他得意地奸笑起来。这时,小鬼子石井报告大厨求见,他点点头。

    陈福全见到崖藤,说了来意。小飞装着害怕,缩在陈福全身后。

    崖藤站起来,走近小飞说:“你的,我认识。”又用手做了个拉弹弓的姿势,问:“带了吗?”

    小飞点点头。

    崖藤装出和悦的样子,很有兴致地笑着伸手:“给我看看,可以吗?”

    小飞掏出弹弓,递给崖藤,不知他玩什么花样,心不觉快跳了几下。

    崖藤把弹弓翻来覆去,看了又看,说:“你的,新做的?”

    小飞脑子里“嗡”地一响,原来的弹弓就是灭洋马那天丢掉了,也不知掉在那里,估计不是草堆里,就是河里,或者跌跟头掉在路上了。“牙疼”这老甲鱼好厉害,居然一下子就看出来,这把弹弓不是他见过的那把了。那把弹弓该不会是他拾去了吧?不会,绝对不会,他要拾去了,早就该追查我啦。小飞愣了一下,点头回答说:“那把坏掉了。”

    崖藤并没在意,向他又伸了伸手:“子弹的有?”

    小飞忙掏出一粒石子给他,心还在紧张地跳。

    崖藤装好石子,瞄准挂在墙上的军刀,发了一弹。石子打到墙壁上,“笃”地一声,反弹回来,差点打着自已的脸,他慌忙一让,躲了过去。

    小飞正暗笑“牙疼”这老甲鱼无能,他已转身把弹弓还给小飞,又指着军刀,做了个要他打一下的手势。小飞镇定下来,不慌不忙地取出两粒石子,退到门口,将弹弓横了过来,瞄了一瞄,右手一拉一撒,只听“嘣嘣”两声,两粒石子全击中了刀鞘,弹落在地。

    崖藤一愣,忽然又奸笑起来:“嘿嘿,厉害厉害,你的柳堡人?”

    小飞点点头。

    “你的娘病了?”

    小飞又点点头。

    “你的父亲陪着她?”

    “他不在家。”

    “他在哪里?什么的干活?”

    “在外地做生意。”

    “做什么生意?”

    “说跟人家一块堆贩土货,究竟做什么,我也不懂。”

    “你的村里,武工队的有?”

    “我们伢子家,不晓得这些事。”

    “武工队,你的没有见过?”

    “见过。头一回,听说茅缸太君和蒋会长,带人到柳堡去,遇到游击队,我在家里玩,听见枪响,没敢出来,人没见着。还有一回,才10来天,我们几个伢子在河里洗澡,旁边有10个老总也洗澡,一个游击队装成要饭的,呼啦一下子冲过来,把老总们丢在埃上的枪全夺了,还逼着我们几个伢子给他背枪呢!”小飞边说边做手势,显出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居然把毛岗说成茅缸。

    崖藤却没注意到这个,他皱起眉头,问:“这个游击队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小飞摇摇头:“我不认得,是个过路的。”

    崖藤脸色阴沉下来,一把抓住小飞,眼露凶光:“你的撒谎,你的小游击队的干活!”

    小飞好象被吓坏了,往后退缩着说:“我真认不得他,我赌咒。”

    崖藤没听懂赌咒的意思,朝陈福全看。

    陈福全忙说:“他是说,他发誓,真认不得那个人。少佐太君,他还是个小孩子,哪敢跟您说谎啊?”

    崖藤松了手,奸笑着拍拍他的肩,和气地说:“你的别怕,下次见到武工队,赶快的向我报告,向你舅舅报告,大大的有赏。”

    小飞使劲点头说:“我晓得。”肚子里却痛骂:你个老甲鱼,见鬼去吧!

    陈福全便说:“太君,我就去了!”

    崖藤挥挥手,转身去继续想他的计划。

    陈福全和小飞都松了一口气,赶紧上了路。在镇上一个熟人家里,陈福全借换了一身便衣,和小飞一路快走,直奔柳堡而来。

    在路上,值前后无人,陈福全与小飞并肩,边走边低声说:“伢子呀,你本事不小啊!”

    小飞诧异道:“舅舅,这话我听不懂呗!”

    “你蛮会演戏的。”

    “演什么戏?我没有啊!”

    “嘿嘿,我听人说,你耶耶是游击队,你那个先生八成也是个游击队,我就深怕你娘的病也是假的!”

    小飞大吃一惊,慌忙说:“不是不是,我娘真的有急病。舅舅,你怎么不相信我?”

    “那你到了据点,脸上怎么没有多少汗?要是你娘真得了急病,你心里肯定着急,这一路十头八里跑下来,能不浑身的汗吗?”

    小飞卡了壳,一时说不出话来。

    陈福全拍拍他的背说:“你不要害怕,我还能把苦你吃吗?你耶耶要真是游击队,被崖藤晓得,或是被九千岁、黑狗飞、五闫王那班人晓得,你家就要大祸临头了。”

    “舅舅,你这些话是从哪滩来的?”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街上有个卖菜的,跟我交好,我常买他的菜,他是听人家说的。见我虽然在鬼子手下办事,还没作什么恶,又跟你家有亲,才让我小心。我常想来跟你娘打听打听,要真有那回事,就劝劝你耶耶,莫做这种把头塞在裤腰带上的悬事。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跟日本人做对,弄不好满门抄斩,说不定连我也要下汤锅。”

    “我们中国人就甘心做亡国奴?”

    “这话是那个许先生教你的吧?谁甘心做亡国奴呢,是没办法,打不过人家啊!”

    “许老师说,老百姓团结一心,今天打,明天打,持久战,打到底,就一定能打败鬼子二皇!”

    “那是哪一天?没得底呀!好汉不吃眼前亏。”

    小飞气得真想骂这个堂舅“汉奸”,但一想到今天的任务,只好憋住气,不再说话。陈福全也在想自已的心思。舅甥俩闷着头赶路,一直来到柳堡。

    小飞娘躺在床上,头上包个手绢装病,见了陈福全就呻吟起来,招呼说:“五舅来了。”

    陈福全忙上前询问病情。

    小飞娘叫小飞拿凳子让他坐,倒茶给他吃,见张罗停当,就对小飞使个眼色。

    小飞走到门外望风。

    小飞娘和陈福全扯着话,用力咳了一声。

    许、张二人从西房推门而出,穿过堂屋走进来,随手关上了房门。

    陈福全感到意外,问张良俊:“原来你在家!这位是?”

    “实不瞒你,他就是我们东荡武工队指导员许耀先,我现今是队长。”

    许耀先笑着伸出手来:“陈大厨师,请你真不容易啊!”

    陈福全尴尬地伸手与老许握了一下,有些紧张地说:“许先生大名久仰,幸会幸会。我也不瞒你们,上回小飞去就有些疑惑,这次见他哭的那样,就有几分信了,没想到还是上了这个伢子的当!”

    许、张二人相视一笑。

    小飞娘也笑了,下了地说:“你莫怪我跟你外甥,都是他们设下的圈套。我去弄中饭,你们谈吧。”她走出房,带好门,来到屋外,低声问小飞:“在庄上有没有碰见人?”

    小飞:“除了放哨的小侠,没有旁人。”

    小飞娘这才放了心,又叮嘱说:“你好好看着,有人来就照你耶耶说的,发个暗号。”

    小飞:“我晓得,你忙去吧。”他忽然又拉住娘,神神秘秘地说:“娘,这回你也参加我们的活动了!”

    “你们?”小飞娘冷笑:“你那天也算他们的人了?人小心倒大呢!”

    小飞自豪地说:“我早就参加了,你今个才头一回。”

    小飞娘轻轻打了小飞一巴掌,进了灶屋。

    陈福全听了要他做内线的设想后,就坦率地说,他本不想替鬼子办事,是被二皇抓去的,如今混碗饭吃吃而已。眼下鬼子实力强,加上二皇,连韩德勤的国军也不敢跟他们交锋,凭新四军能斗得过鬼子?更别说几个武工队了。我不是甘做汉奸的人,只想保全身家性命,保住一个饭碗罢了。

    许指导员根据毛主席《论持久战》的观点,向他分析了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全国抗战大局,日本侵略者的弱点,中国人民以持久战必定打败鬼子的根据。陈福全听着心里亮堂起来,频频点头。老许又向他讲述了鬼子种种罪恶,大到南京大屠杀,中到扬州万福桥惨案,宝应东郊的杀人放火案,乃至残杀紫竹林悟真老和尚和游击队员、抗属。又讲了中国军民抗日的英勇事迹,还特别把小飞参加的几次行动向他作了介绍。最后,许指导员十分动情地说:“老陈哪,作为一个中国人,不能不热爱自已的国家;作为一个东荡人,你也不能不热爱自已的家乡;作为个人,不能不得长远的眼光;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就是只顾自已也得为将来考虑一条后路啊!”

    陈福全又义愤,又激动,又惭愧,他握着许耀先的手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虽然是个火头军,也多少懂得些道理,我愿意力所能及,帮你们做事。”

    张良俊笑着照他的肩膀就是一拳:“这就对头咧!”

    双方又商谈了具体事项,确定在近期内,暂由小飞装着卖菜的,每天到王通河去接头。如有情报,就通过买他的菜,夹在钱里给他,或口头告诉;平安无事,就说一句:“今天你的菜不大好”。许耀先提出,当前重点要注意鬼子处置粮食的动态,以及下一步军事行动计划。

    谈妥后,双方如释重负,高兴地共进了午餐。饭后,由小飞送陈福全到村口,让他返回据点。

    小飞回头时,心情愉快,一走三跳,后背忽然被人用柳条轻轻一抽,掉头一看是小虎。

    小虎拉过小飞,到僻静处问他:“上午,你到王通河去了?”

    “嗯。”

    “许指导员叫你去的。”

    “嗯。哎,团长,不该问的不问呀!”

    小虎笑着揪了一下他的耳朵:“家伙,有好事只顾一个人独干,忘了你哥!”

    小飞笑着一拍小虎的肚皮:“那能呢,哥以前不是带我的吗?”

    “记得就好。”

    小飞想了想,说:“最近我娘身体不太好,耶耶又常不在家,家里作难,往后,我天天早晨要上街卖菜,苦些零用钱。团里要是有事,我下半天来。”

    小虎盯着他看了看,终于忍不住好奇,小声问:“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任务?”

    小飞连连否认:“没有,没有。不信你问许指导员。”他想到许指导员和他耶耶都再三叮嘱他,这事不能让第4个人晓得,包括她娘。

    小虎拍了一下自已的头,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嘿,看我的记性,不该问的不问。哥提醒你一句,一个人上街小心点,莫惹事。”

    小飞“嗯”了一声,拉了拉小虎的手,和他并肩往回走。走到村中小桥头,瞅见烂红眼带着二兰从叉路上过来。小虎朝二兰看,见二兰也正看他,就咧开嘴笑了笑。二兰赶紧扭过头去。小虎心里不自在,和小飞各自回了家。

    烂红眼脸上冷冰冰的,不理睬小虎小飞,只管带了二兰往前走。她这是去王通河,要做三件事:一是有人带信说,丈夫这几天打摆子,蛮严重的,让去看看;二是九千岁从宝应出院回来了,当去拜望、慰问;三是,这些时在村里看见、听到一些迹象,要告诉丈夫,包括二兰被欺负的事,她没问出个所以,让他再问问,究竟为那桩。

    烂红眼打扮得油光水滑,脸上搽得粉抖抖的,脑后梳个小鬏,鬏上插了枝红绒花,头发油滑得能跌断苍蝇腿,穿了一身大半新衣裳,提着个方形竹篮,带着二兰,一走一扭地向镇里来。

    据点吊桥头有两个二皇站岗。见来了这么个活宝,就涎皮赖脸的拦住,用本地方言打趣她。

    一个说:“好俏整的娘子,自家送到这滩来了?”

    烂红眼陪笑道:“老总辛苦了!”

    另一个说:“你来找哪个相好的?”

    “看老总说的,我有正事。”

    一个笑道:“嘻嘻嘻,你这样子,还能有什么正事?”

    “我来找黄二炳副队长。”

    “噢,原来是找他的,大白天的就来了?”

    “莫说笑话,真有正事。”

    “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婆娘。”

    “嗷,婆娘?一个床上睡觉的人!可是我们认不得你,这滩是军事重地,生人进去,都要全身检查。”

    (抱歉,小说将以柳堡二妹子的弟妹们,在沃、手机阅读,上线。)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