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矿工少年 > 第第一章 初中,这并非我的“初衷” 第十一节 我不想上学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等到失去它时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她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感情上加一份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这段被人们奉为经典的爱情对白,已被人们引用过无数次的话语,如今才被彭飞发现,顿时觉得他和孙悟空简直是难兄难弟。三天过去了,孙雅雯依然没有回来,好象她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一样。这三天对于彭飞来说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自己还活着,坏消息是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彭飞现在才知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的人憔悴”的作者的心里是怎样的难受了。没有了孙雅雯的日子,彭飞好象一个无主幽魂,飘飘荡荡的没有了自己的归宿。

    彭父的腰摔的比较重,隔一段时间就去另一个城市去买膏药,由于在家养伤,所以全家人都依靠父亲每个月的生活费和母亲那少许的工资生活,依旧是十分艰苦。彭飞对此早就已经习惯,对生活没有任何的怨言,只是精神上少了支柱,彭飞上课老是走神,所以经常得到老师批评。还好,火哥现在已经不在课堂上提问“难民营”的同胞任何问题,只要你不在课堂上捣乱即可保证身体上不受伤害。张天地也是对这伙孩子们不闻不问,好象整个班级只有前几排的学生似的,我国国家领导人讲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么学校的政策是“让一部分人先学起来”应该也算是响应国家号召吧。几天后,消息已经确定下来——孙雅雯要转学了,有人曾经看到过她爸爸来给她办转学手续,彭飞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感受,虽然早就知道她要离开,但没有想到事情来的这么突然。彭飞彻底的绝望了,想用学习来打发自己消极的情绪,却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学习是干什么的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过了一个月,事情开始变的糟糕起来,没有了刘老师,彭飞还能勉强撑的住,可是没有了孙雅雯,他就像掉到了水中呼吸不得,连基本的生活能力到难保,更别说什么学习了。到了这时候,都是各人忙各人的,没有人肯牺牲自己宝贵的时间来帮助别人,老师们现在更是放任同学们爱学不学。只有杨嘉亮和刘东亚在孙雅雯走后陪彭飞一起回家,上课的时候也有龙伟这个好兄弟,虽然在学习上不能帮助彭飞什么忙,但是,在特殊的情况下,有个难兄难弟,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星期一下午,彭飞在和龙伟趴在课桌上听收音机,前排的高晴突然走了过来,龙伟向来有边听音乐边睡觉的习惯,彭飞摘下耳机,看了看这个个子不高的语文课代表,不知道有何贵干。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高晴和孙雅雯是最好的朋友,又是同桌,此时来找彭飞,也许是与孙雅雯有关吧。但彭飞又害怕她问起来两个人的事,只好先说道“高晴,来收作业啊?我下午课间操再交”并勉强的挤出一丝极其难看的笑容。

    “不是,不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高晴是个冷美人,可不会轻易的和彭飞开玩笑。

    “哦?有事情?找我?该不是你要把语文课代表的位置让贤吧?我可承受不起,你还是另请高明吧”现在的彭飞并非以前的彭飞,身上似乎有股落魄书生的味道,看这副样子当真是一蹶不振了。

    “彭飞!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我告诉你,是关于孙雅雯的事情!”

    听到这个名字,彭飞的眼睛一下子变的有光彩起来,这是一个多么让他牵挂的名字啊。他真想把高晴拉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问个究竟,但他现在还是怀疑高晴此次来的目的,所以仍装出一副懒洋洋的样。

    “孙雅雯?你是说你同位?她不是转学了吗?你来找我干什么?”很显然,彭飞现在的脸上有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你…彭飞,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太让我们失望了!”高晴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她的情绪竟然也有些激动。

    “我…我怎么了?”

    “哼!要不是看在她的份上,我都懒的来找你!”

    “……”看来真的与她有关了,彭飞收起了那虚伪的笑容,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心里比高晴难受多了。

    “我问你,你对她怎么样了?”高晴像是复仇的,一脸的凶像。

    “什么怎么样了?我们哪有什么怎么样了?高大课代表,你不是会找错人了吧?”

    “哼!都是你!害的她那么伤心,真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怎么就喜欢上了你这个傻瓜!”平时冷漠的高晴发起火来比火山爆发还要厉害,然后又指着彭飞职责了两句,扔下了一个信封扭头就走了。

    这一声大吼把龙伟从睡梦中拉了回来,他还以为是唐山大地震卷土重来了。但睁开眼睛一看教室仍然丝毫未动,才放下心来只是抬头一看,彭飞像是丢了魂一样,呆呆的坐在那里,像是个兵马俑。他连忙推了彭飞两下,但彭飞的目光依旧呆滞,他的思绪陷到了一片混乱当中。“她喜欢我?这是真的吗?那么她为什么要离开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信看完了,上面写的大致是,由于事情变化的太快,走的太快没有来的及和他告别,希望在以后的日子彭飞能够好好学习,并且承诺,四年以后山大见。信极短,只有一两百字,看的出字写的很快,并且有些潦草,而且,信纸上似乎有几滴眼泪流过的痕迹…

    期中考试前彭飞大病了一场,高烧四十多度,整整输了半个月的水,才慢慢的好了起来。所以初中考试考的像是高烧一样一塌糊涂也就不足为奇了。彭父彭母并没有责怪彭飞,只有彭飞自己知道自己的成绩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一个星期后,彭飞的病基本上痊愈了。再次回到学校,才知道班级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初四年级分班了。所有学习好的同学都被分到同一个班里。而余下的学生则留在另外两个班。也就是说,杨嘉亮等彭飞的好朋友已经不和他一个班了。而现在的教室里坐着的,都是四个班的差生。糟糕的消息不止一个,龙伟的老爸由于官进高升,被掉到别的矿上去当干部了,所以龙伟全家都搬走了。悲伤之中还值得庆幸的是,刘东亚由于只差几分,没有挤进“实验班”,和彭飞分在了一起。想着过去的好友,心里不禁一阵的悲伤,以后的日子就是整天复习,老师也不会讲课了,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讲和不讲没有什么区别。彭飞和刘东亚成为了新的同桌。整天都在谈论足球,似乎对于明天,他们都失去了信心。

    几天后,又一位好友马良离开了学校,由于家境贫困,到北京打工去了。刘东亚告诉彭飞,自己有可能去济南上一所中专,不会在着所学校里继续上高中了。彭飞没有任何打算,只是行尸走肉般的过着。

    终于在中考前的一个月,刘东亚也离开了学校,准备九月份去济南上学。彭飞的身边已经没有了一个朋友,他不知道自己能否上的了高中,他只知道,此时的命运已经由不得他做主了。看着黑板上中考倒计时的天数一点点的减小,彭飞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

    “彭飞,再见了”刘东亚和彭飞抱到了一起。

    “东亚,多保重!”彭飞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好了,回去吧。就快上课了”刘东亚把一个大书包背了起来。转身向楼下走去。

    “东亚…”

    “回去吧,兄弟,我们还会见面的”刘东亚的声音越来越远,最终听不到了。

    彭飞无力的转过头,刚刚往回走了一步,刘东亚忽然在楼梯口对着彭飞大喊“彭飞!”

    “什么?”

    也许是刘东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语塞,沉默片刻后竟然口不则心的说出了句惊世之语“你会想我么?”这样的话语被两个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出来,似乎有些变了味道。还好那时候社会上还没怎么有“同性恋”个概念。人们也没看到过一部叫做《断臂山》的电影。但是尽管如此,这句话被周围的老师同学听见,还是不免恶心一番。其中一位新来的女老师听见之后尖叫一声后跑回了办公室。

    “……会的”彭飞倒丝毫没有觉得不妥。

    刘东亚伸出大拇指,这是他们以前经常做的姿势,以前在一起踢足球的时候进了球都会做这个姿势的。

    彭飞也伸出了大拇指。

    “再见了,我的好兄弟”彭飞在心中默默的说着。

    一个月后,中考。

    不过这对彭飞来说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最大哀莫过于心死”彭飞的心不但死了,还找不着了。中考的这三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意义极其重大的,很少有人像彭大侠一样在半睡半醒中度过的一门,两门,三门……望着那曾几何时那悉的面孔,彭飞也不知道自己写下的是什么。望着每次散场后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喊,有人叫。真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

    三天后,中考落下帷幕。回家后父母没有问彭飞考的怎么样,而是放任彭飞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们也发现了彭飞最近的状态很不正常。但他们都以为是大病一场的缘故。考完试后离发成绩还有一段日子,彭飞觉得一个人闷在家里实在是无聊,于是就一个人回到了老家。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小村庄,彭飞很喜欢这,有时候想想其实在家种地也不错。最起码,自己可以丰衣足食,不用看着别人脸色,带着面具做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想法也越来越明显,彭飞觉得他是一个不愿意受缚的人。

    领成绩的日子到了,彭飞无奈的回到了煤矿,回到了学校里,成绩差的能让人当场晕过去。不过由于初中和高中是在同一个校园里,所以对于那些像彭飞一样一开始就在这里上学的人,学校还是有“照顾”的,无论考的多差,只要交上四千块钱,一样可以踏入高中的大门。老师给同学们讲明了这些道理,就放同学们回家考虑去了。

    彭父彭母知道成绩后都没有说话,沉默许久,彭父才开口:“哎!这就是命啊,叫你好好读书,你偏不听,怎么样?现在好了吧?你…啊!唉!”

    “行了,别说了,孩子不是因为生病了才考的这么差吗?你就说两句吧”妈妈到这时候依旧相信自己儿子的能力。

    “怎么办?四千块钱啊。我到哪弄去?我在井下拼死拼活才挣多少?再说前两天治病又花了这么多钱”彭父愁眉不展,在一边抽着烟,眼神里充满了失望。

    “总会有办法的,我这就去借去”彭母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爸!”彭飞忽然低着头说道“我…我…不想上学了”

    父母都楞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彭飞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彭父首先反映过来,“你敢!”显然他十分愤怒,“不上学!你干嘛去?没有文化,下苦力你又不行!你要窝囊一辈子吗?你…你…气死我了!”由于过与气愤,他的声音特别的大,两眼里布满了血丝,恨恨的瞪着彭飞。

    “彭飞啊,你放心,只要你肯好好上学,钱要再多我和你爸也不心疼,这个你不用担心。四千块钱,还是能凑齐的……”彭母也是开导着儿子。

    “不!”

    彭飞慢慢的抬起头“是我自己不想上了,我讨厌上学,我不要用你们拿命换来的钱来供我读这些狗屁书,我要赚钱,我要养活你们!”

    “放屁!你…”彭父一扬手“啪”的一声,一巴掌打在了彭飞的脸上。彭飞的泪水流了下来,但他咬着牙没有哭出声,继续说“我不上高中,我不上高中!”

    “你!再说一遍!”彭母拉住了父亲,彭飞的心里十分的难受,他也知道这样很对不起辛辛苦苦的爸爸妈妈。但是他实在不想再让他们再这样的辛苦下去了。

    “这样吧,要不让孩子上技校吧,交钱也少点,毕业后还能在矿上找到工作,别的楼上有很多比彭飞大的孩子都上了技校,两年后就分到矿上上班了。既不用上高中,毕业后还可以找到工作,怎么样,孩子?”母亲还是最疼彭飞的,看着孩子实在不愿意在继续读下去,只好想了这么一个法子。

    彭飞想了想,点了点头,答应了去上技校,就这样,一家人又坐在一起商量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彭家的灯,关掉了……。。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