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征途 > 第四十八章 话里有话
    .房子里的炭火烧的很旺,整个屋子暖洋洋的,朱常洛躺在床上,思索着今天在御岚湖边灵机一动所想到的计策,分析着得失。当时情急之下,再加上怒火难耐,只是匆匆计较了一下利弊,便付之行动了,如今想来,自己的忍耐功夫还是不够啊!

    这个自虐的计策能瞒住很多人,包括宫里的大部分人和文武百官,让他们相信朱常洵想杀自己,但想来很难瞒住朱翊钧!

    这件事查起来也相当简单,只要严刑拷打一番跟在朱常洵身边的四个小太监,再加上朱常洵的叙述,便能了解个八九分。不过,还是有一成可能让朱翊钧怀疑他们是早就串谋好的,虽然这种几率微乎其微。

    即使朱翊钧完全相信他们说的又能如何?有那么多人听到朱常洵叫嚣着要打死自己,还看到自己被从湖中救出,朱翊钧相信,别人会信么?那些毕竟都是他朱常洵的随侍,说出的话在别人看来当然做不得数。

    另外,朱翊钧知道真相后,那么也必然会知道是朱常洵先挑衅的自己,还是那么咄咄逼人,自己已经退让了,是他朱常洵欺人太甚!

    也许从此后朱翊钧会因为这件让他异常为难的事而更加讨厌自己,但有了朱常洵挑衅在前,再加上他那几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在朱翊钧心中他的地位也应该大打折扣了吧!这算不算是损人不利己呢?哈哈,当然不算,反正朱翊钧已经那么讨厌自己了,再多一些有何妨?相对于获得的利益,损失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的。

    朱常洛有些兴奋的从床上坐起来,朱翊钧会用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件事呢?他也许会为此事而头疼的睡不着吧?今晚如果想不出办法圆满的解决这件事,明天当这件事传开,那些文武百官怕又该忙活了!这次可算是个非常好的借口,对他们来说绝对算是个大好机会!

    此时,朱常洛倒是巴不得朱翊钧今晚想不出妥善的办法,那样在那帮大臣的帮助下,只要运作妥当,提前成为储君也不是不可能的!

    ………………

    朱常洵确实被朱翊钧吓坏了,打入冷宫的威胁和朱翊钧脸上的狰狞,让他把今天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包括为什么去找朱常洛的麻烦,只要是能想起来的,朱翊钧问什么他说什么,就连在被关起来时郑贵妃在守卫人员“尿急”出去后专门交代他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也全都忘记的一干二净。

    问完了所有想知道的事情,朱翊钧让人把朱常洵先带下去,他看着手中的三份供词,眉头几乎凝成了“川”字。

    “陈矩,刚才你也听到了,朱常洵所说的与这三份供词相差无几,你觉得有几分可信?朕该相信谁?”朱翊钧盯着手中的供词,突然开口问道。

    听了朱翊钧的话,陈矩知道皇上其实已经做出了决断,心中有了选择。

    没有丝毫犹豫,陈矩实话实说道:“万岁爷,老奴也相信三皇子他们的话。”

    朱翊钧把手中的供词用力揉把在一起,狠狠的仍了出去,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哼!真是好胆!”

    陈矩不用想也知道朱翊钧是在说大皇子,皱着眉头摸了摸下巴,他决定还是开口:“是啊,大皇子的胆识和气魄确实不错,这点就非常像万岁爷!在明知三皇子他们去生事的情况下,先是退让,表现的有礼有节;但在被辱骂和退让不得的情况下,该出手时就出手,下手还很有分寸,表现的无畏果敢;最后更是当机立断,置于死地而后生,表现的有勇有谋!老奴依稀看到了万岁爷当年的影子。”

    朱翊钧愣了一下,这些话…他还是比较受用的。嗯,仔细想想陈矩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毕竟是朱常洵一再挑唆在先,并且还一再说出那种侮辱性极强的话,如果不反击的话,那还真是窝囊至极,怎么有资格做自己的儿子?

    不过,你反击一下,把朱常洵教训一顿也就罢了,怎么最后还做出那种让自己难以收场的事情?

    “哼!朕当年可没有他那种狠劲,大冷的天就敢跳进湖里,这么疯狂的事情朕可做不出!”想到这件事可能引起的麻烦,朱翊钧就一阵恼怒。

    “呵呵,大皇子还年轻,冲动些才正常!老奴估摸着,大皇子殿下当时也是忍受不了才打了三皇子,也许把三皇子揍了一顿后感到事情难以收场,再加上……也确实有人想要这种结果,可能大皇子当然也想到了这层,最后没办法就跳进湖里自救。要说这点,大皇子就比不了万岁爷,他做事还是太冲动了些,没有万岁爷考虑的周详。”陈矩轻笑着,既拍了朱翊钧,也为朱常洛说尽了好话。

    “你这老货!”朱翊钧指了一下陈矩,语气颇为不善的说道:“哼!收了那逆子什么好处,居然帮着他说起了话。”

    “哈!万岁爷不要吓老奴,老奴的为人您还不了解?从来都是有什么讲什么,帮理不帮亲。”陈矩并没有被朱翊钧的话吓到,脸色甚至都没有变一下,躬了下身子说道:“恕老奴直言,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三皇子殿下有错在先,率先挑起事端,大皇子殿下在忍让无果后,才做出了反击罢了。如果三皇子不是被……哄去了找大皇子麻烦,今天的事情绝对就不会发生了。”

    朱翊钧正是因为了解陈矩的为人,知道他是一个正直而无私的人,所以才并没有为他说的话责罚他,只当他“公正”的说出了事实而已。

    本来最开始朱翊钧还准备为朱常洛的小小“阴谋”而准备大发雷霆,没想到却因为“老实人”陈矩的几句看似公平合理的话,让朱常洛的气消了不少。

    “谁知道那逆子是不是故意这样做的!朕看很有可能。这件事最终受益的恐怕就他一人,朕还要头疼着怎么样收拾这个烂摊子,他恐怕现在就在热火的被窝里偷笑吧?真是好算计!哼!朕怎么就生了这些个逆子,早晚要把朕气死。”朱翊钧嘴里虽然说得难听可怕,但心里的火气却也淡了不少,对于朱常洛的厌恶也降低了很多。

    “万岁爷,三皇子殿下也算是无心之过,毕竟年纪还小,是非好坏还很难分清,被人哄上几句,再激一下,难免会做出些出格的事情。”陈矩也不想做的太明显,朱翊钧不是那么好骗的,点到即止,两边都帮衬一下,要做到让人无话可说。

    “别提这个逆子!提他朕就一肚子火气。”朱翊钧挥了挥手,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问道:“陈矩,你说这逆子口中提到的那个激他去找皇长子麻烦的宫女,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也受了什么人的指使?”

    陈矩舔了舔嘴唇,这可是一个大大的难题。但凡有点头脑的人,都能猜到那个郑贵妃的贴身宫女让朱常洵这样去做的原因,有没有受人的指使也是呼之欲出。但是,这能说么?皇上难道会想不到么?

    很显然朱翊钧早就猜到了答案,但他想听到的绝对不是这个答案,陈矩为难啊。他知道,只要自己说出这个宫女可能是自作主张,那么这个宫女应该会被皇上毫不犹豫的处理掉。但换来的结果是皇上对自己的信任今后也许会大打折扣,毕竟自己不是以迎合皇上而上位的,皇上欣赏的正是自己的无私和正直!

    不过如果说出这宫女是受了郑贵妃的指示,很明显这不是皇上希望听到的,他想淡化此事。估计自己刚才说的有点过了,让皇上产生了怀疑,他也想借此考验自己,真是让人左右为难啊。

    “万岁爷,老奴寻摸着,一个小宫女这么做的理由有些牵强。”陈矩咬了下牙,点到即止吧。

    朱翊钧甩了下袖子,指着陈矩骂道:“你这老货,有时候就是太疑神疑鬼了。”

    两人都松了口气。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