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逍遥仙医 > 第80章 坟前下跪
    <!--go-->    听到吴云的话站在一边的吴木林有些诧异,此人难道不是想要毒素的解药吗?虽然吴云和吴木林之间的对话非常的简单,就这么几句,但是大家都听得出来两人渊源并非只有这件事情。

    “吴云,怎么回事啊?”吴木林一边不动声色的查看着周围的动静,一边问道。

    吴云眼睛瞥向吴木林说道:“放心,解药一定会拿回来的。”

    吴云说这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曼陀罗听到,曼陀罗嗤笑的看向吴云说道:“你就这么有把握将解药拿走?我曼陀罗可是盯了你好久了,你的一切动向都在我曼陀罗的掌握之中。”

    听到曼陀罗的话吴云的眼神微眯,想必当年龙运行变成植物人的事情对于曼陀罗来说影响也是非常大的。

    曼陀罗的话吴云一点都不意外,自己从农村出来就知道当年自己爷爷医治的大人物后人一定来找自己的,这也是吴云为什么不急着主动找他们的原因之一。

    “我爷爷曾经做过的事情我吴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但是如果当年龙行云不是被我爷爷所害的话,我要你们将这么多年强加在我爷爷身上的屈辱如数的奉还。”吴云语气淡淡的说着却透露出异常的力度,单单是声音就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哈哈,我当然要你负责了,我爷爷已经躺在床上二十几年了,如果你想替刘维远赎罪就医治我爷爷,早听说你小子的医术还算可以,如果医治的有效果,早年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如果医治不好你就给我爷爷陪葬吧?”曼陀罗看向吴云的眼睛像是地狱里迫切索命的阎王一样。

    吴云目前不清楚龙运行的身体状况到底怎么样,但是至少自己可以试一下,即便是医治好了,这件事情自己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自己爷爷这么多年的屈辱绝对不能白白的承受。

    不过,吴云从当年爷爷被迫隐退山村一事,可以得知龙行云的身体状况一定非常复杂,不然爷爷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左思右想,吴云觉得不管怎么样,自己要从龙行云的身边下手才能查到凶手。

    “好,我可以医治龙行云,我爷爷是冤枉的,我有什么可担忧的,但是你要先将解药交出来,毕竟解药放在你的身上也没有用。”吴云直接说出重点,说完低头想了一下,就这样口说无凭的,曼陀罗这样谨慎的人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

    想到这里吴云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木制的药碾,直接放在曼陀罗的面前说道:“这个是我爷爷的遗物,我跟你交换解药,待我医治好龙行云你在归还给我,但是……等水落石出我要你曼陀罗和凶手去我爷爷的坟前下跪道歉。”

    曼陀罗本与吴云不相识,只是因为上一辈人的恩怨所以相见如同仇人一般,只是曼陀罗在看见吴云这样坚毅的眼神时心里竟也有一丝动摇,有些疑惑或许当然真的是冤枉了刘维远。

    想到这里曼陀罗心里一惊,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躺在床上二十多年不能动的人可是自己的亲爷爷啊。低头看了一眼吴云手里的药碾曼陀罗开口说道:“好,看你是条汉子,我等你查清事实,治好我爷爷,我曼陀罗甘愿去坟前下跪认错。”

    曼陀罗说完之后直接拿过药碾,转身走进家门。吴云看着他的背影,悬着的心竟也放下许多,从刚才的举动来看曼陀罗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既然这样事情就好解决的多了。

    这天晚上回到住处吴云翻看着《毒草大全》查找这关于经络方面的内容,龙行云当年的病情自己的爷爷都没有办法,那么自己一定要做好准备才可以开始医治,免得曼陀罗不信任自己而影响找出事情的真相。

    第二天,清晨阳光和煦,温暖的阳光照人心田,一拳暗劲十足的拳风刮起,吴云乌墨色的发丝飞扬汗水挥洒在这片大地上。他紧闭着唇,双眼如鹰眼一般桀骜不驯,他身姿矫健,步伐轻盈,看起来好像悬浮空中,又似脚点水面一般。

    他快速的挥动着拳头,每一拳都充满了快、准、狠,不知疲倦的他终于停了下来,也不知道练了多久,反正整个人累的气喘如牛,汗如雨下。他先去洗了个澡,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出门走向妙手观。

    此时的妙手观十分安静,司徒成迈着步子走了过来,步子如漂浮空中倒像个仙人,露着慈祥的笑意,语气十分亲切的问道:“吴云,你来了?”

    “司徒爷爷。”吴云面带微笑,语气恭敬又显得不太拘束,司徒成带着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早听这小子医术高明而如今这不恃宠而骄到让人喜欢得紧。

    司徒成道:“吴云,随我来暗房!”说着就带着吴云走进了房内,房内颇有古典风范,司徒成将那乾隆年间的五彩青花釉大瓷瓶轻轻转动。忽然那书架慢慢挪开发出沉重的闷声。

    吴云有点小惊讶,但想了想司徒成这等人物有一个小暗房这有何稀奇?然后跟着司徒成走了进去,而暗房石门也自己缓缓的关了下来。

    暗房很暗,吴云只听见他们的脚步声在耳边萦绕,司徒成转动一下按钮暗房中亮起了灯光,吴云也总算看清了司徒成的脸了。

    他面带笑容,“吴云,让我看看你的五指针法练到那个地步了。”

    吴云点了点头,气由丹田而生,他感受慢慢闭上眼睛,腹部传来的隐隐约约的热量,那股热量他全身经脉中游走,手指间的四根银针慢慢浮起,稳定上下摇晃浮游在手掌间,他忽然猛地呵斥一声,“呵!”

    那四根针快速收入他的手指缝间看起来有些渗人,而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根针浮在他手心如同一把锋利无比的剑一般。

    司徒成眼中有一丝戏谑,好像打着什么狐狸算盘,轻轻张开了口,“会阴穴!”

    吴云凝神快速一发,那银针如流星一般划破空气发出悲鸣刺耳的声音,直直攻击到了前面那木头人的会阴穴上,那力量让笨重的木头人摇晃不止。

    “好反应!睛明穴!”掩耳盗铃之势,前面那句话分明是想糊弄吴云然后乘他不注意而乘胜追击,可吴云已经将第二根银针扎在了木头人身上。

    司徒成满意的点了点头,“厉害!百会穴、气户、死穴!”

    吴云快速转身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三根飞针猛地飞向了三个穴位奇迹一般的同时扎下皮肉,此时司徒成有点惊讶了。

    他忽然爽朗大笑道:“这天才我到见过不少,可是像你吴云这样能将飞针速度收放自如,而且能让不同时刻飞出的飞针却同时落入皮肉倒是少见的很啊!”

    他笑着,心中打起了算盘,这鬼才般的控针能力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若是他能与嫣然快点结婚的话……这对司徒家也是一见喜事了。

    “司徒爷爷过奖了,这是您教的好。”吴云这字面上像是有点讨好的意味可是却在语气上让人觉得这话十分的真实。

    司徒成爽朗一笑,拍了拍吴云的肩膀力气倒不小,“得了吧!小子,我自己教你的多少我这把老骨头可是清楚的很!得到那么好的成果多半是靠了你这小子天生的超强领悟力和鬼才的天赋。”

    吴云抿唇不语,司徒成拍了拍大腿,站了起来,“得了!看到你这小子有这等成果我也放心了,走出去陪我这把老骨头出去喝一杯。”

    “遵命!”吴云一板一正的样子逗乐了司徒成,两人就伴随着笑声走出了暗房。

    两人走出来后,司徒嫣然正站房门外,吴云看了她一眼的确是个极品美女,那如墨柔顺发丝发末微卷,散落在腰间如同瀑布,那双如璀璨群星的琉璃眸深深将人吸引,瓷白润滑的肌肤如同牛奶浸泡过一般,精致的五官看起来清纯可人。

    她眨着眼睛,眼睫毛微微颤动着好像蝶翼一般,她见吴云好像有些害怕又好像带点羞涩,然后唤了一句:“爷爷!吴大哥你来了。”

    司徒成微微点了头,“嫣然,去准备一些饭菜之类的,我要和吴云喝一杯!”

    “嗯!我这就去准备。”司徒嫣然脸带点红晕然后转过身,小跑着离开了两个人的视线,吴云被司徒成带到餐桌前。

    此时司徒嫣然已经非常高效率的弄好一桌的酒菜,看起来十分丰盛,司徒成笑着嚷嚷道:“来吴云我敬你一杯。”

    吴云马上将司徒成拦下道:“这那成?您是长辈我是小辈,您敬我酒岂不是乱了套,要敬酒也是我们这群小辈的事情!来司徒爷爷,我敬你一杯!”

    说完一杯茅台酒入口看起来十分好爽,司徒成满意的点了点头给司徒嫣然使了个眼色,司徒嫣然似乎会意马上端起酒杯,脸有点红,结巴道:“吴……吴大哥……我……我敬你!”

    9604

    ...

    ...<!--over-->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